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拳武英豪

更新时间:2021-06-10 07:04:24

拳武英豪 连载中

拳武英豪

来源:掌中云 作者:张君宝 分类:都市 主角:廖学兵苏影洛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张君宝原创的都市小说《拳武英豪》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廖学兵苏影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少年壮志的廖学兵是中海大学的一名普通学生,偶然的机会他救下了被小混混骚扰的美女啤酒促销员徐贞妍,无意中得罪了赫赫有名的盛元武馆,从此人生掀开了新的篇章。 隐藏在世俗社会后的武道世界丛林法则盛行,初生牛犊的廖学兵没有害怕,凭借着乐观的精神、不屈的灵魂,一路披荆斩棘,面对世家公子、黑道大鳄、武道巨擘、异国高手组成的强大对手,毅然向五年一度的武道大赛的王冠——少年拳圣发起了冲击。 人生注定波澜壮阔的廖学兵,武道之路走得很艰难,却也很香艳,一路陪伴他的有邻家小妹、黑道女杰、豪门小姐、香艳女明星,他到底凭什么让环肥燕瘦的她们心甘情愿的陪伴,这是一个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惊呼声中,廖学兵双脚勒紧丁啸天,向左边使劲,这位亲传弟子跟着歪倒。 廖学兵又向右边一拧,丁啸天的脚步便踉跄虚浮,下盘无法稳扎,急忙伸手扶住对方的小腿,才没让自己悬空失据。如此来回几次,竟像是拿他来当做耍乐一般。 丁啸天左支右绌,脖子被紧紧夹住,脸庞涨成一团猪肝色,太阳穴青筋根根浮现,双眼暴凸,始终没能脱离双脚的控制。 下面的观众早就目瞪口呆,盛束阳蹭地站起,叫道:“阿天!阿天!打他啊!你发什么神经呢!” 叶小白等人就在他们的对角,中间隔着一张台球桌,当下不甘示弱,用更高分贝的音量喊道:“兵哥!搞死这个败类,不要给我面子!” 盛束阳狠狠瞪了叶小白一眼,道:“你瞎BB什么?不准说话!再说老子叫你在这条大街上没法混!” “你装牛逼是吧?”叶小白从台球桌下面的台球袋里掏出一颗白球,朝他砸了过去。 盛束阳总算没残废到瘫痪的地步,急切低头躲避,白球准确无误的砸中了吴经理脑门。 狗腿子经理身形一晃,脑袋撞出个大包。 标准的斯诺克台球,一颗起码有三两多重,是用塑料所制,质地坚硬光滑,挨了一下好不厉害。 盛束阳在芍药街上嚣张了二十年,从来没见过这等人物,不由怒火攻心,同样从面前的台球桌袋取出一枚黑球,对着叶小白的方位抡了过去。 他刚挨过廖学兵的一巴掌,脑部受到轻微震荡,眼睛无法正确对焦,那枚黑球扔是扔到人了,可惜却是飞到丁啸天的后脑勺上。 丁啸天咬牙闷哼,看不清楚是被何人偷袭。 砸在他后脑那“咚”的一声,在场人人听得一清二楚,想来疼得要命。 叶小白笑得前仰后合,盛束阳来不及替师弟痛惜,叫道:“你找死!” 一名机灵的保安飞快的掏出四五颗台球子,捧到面前,阳少拾起连续扔向叶小白。 一时间台球漫空飞舞,无辜遭殃的观众个个捂着脑袋惊恐的望向天花板。 他们台下正在进行台球大战,台上的比武格斗也不含糊。 廖学兵双脚越收越紧,丁啸天渐渐感觉到窒息,胸腔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紧要关头,他手掌摸索着,五指勾成鹰爪死命的抠廖学兵的膝盖骨。 廖学兵大喝一声,夹着他的头颅往上提。 “哗啦!”天花板的螺丝钉再也支撑不住而崩脱,廖学兵手上带着一截钢架,脚下夹着丁啸天,沉重的落回台球桌面。 漫天的灰尘扬起,围观人群捂嘴咳嗽个不停。 丁啸天打了个滚,趁机脱出双脚绞杀,不料窒息太久导致脱力,险些滚下台去。 两人重新站回原位,相互虎视眈眈。 丁啸天气喘吁吁擦掉嘴角口涎,又摸摸后脑的肿包,一直猜不到这一下是怎么挨的。 “好小子,功夫不错嘛!我不会再对你留手了!” 廖学兵眉毛一挑:“你还嘴硬?” 丁啸天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再次挥舞双掌展开攻击。 廖学兵掰开钢架,一手一根U形钢,朝他直抽过去。 丁啸天猝不及防,手腕挨了一下火辣辣的疼,急忙缩了回去。廖学兵手里的U形钢仿佛钢鞭似的,毫不停留,一下又一下抽打在他身上。 先是手,再是手臂,然后连身、腿都躲不过两条钢鞭轮番抽打。避开了手,腿上挨了一鞭;跳起了脚,又挨了拦腰一鞭。只疼得在台子上活蹦乱跳,四处窜来窜去,口中哎呦连声。 数次想要反击,手掌刚抬起来,就被钢鞭直接给抽肿了。衬衫和休闲西裤被打成碎布条,零零散散的挂在身上,露出滑稽的红色内裤。身上一道又一道口子,有的伤有的肿,有的皮开肉绽。 “小兔崽子,爷爷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不懂中海道上的规矩了。” 廖学兵越打越是兴起,每次钢鞭甩出,便从丁啸天身上带起一蓬鲜血。 “砸破我订的世界顶级啤酒不赔,还这么嚣张?” 廖学兵又是一鞭,丁啸天终于支撑不住,双手抱头蹲在台球桌中间,语音隐带几分哭腔,应道:“我赔,我赔还不成吗?” “就你这个鸟样,还想要我一只手?只怕一根毛你都要不到。” 廖学兵的U型钢条已经打折,往地上一扔,抬脚就往丁啸天身上踹。 盛束阳早已停止了可笑的台球之战,眼前一幕令他脸色煞白,心脏砰砰乱跳,根本无法言语。 那丁啸天什么人?年仅七岁便在盛存德门下练武,基本功极为扎实。十四岁时代表盛元武馆参加全国青少年武术大赛,荣获少年组季军。 盛存德对这孩子十分喜爱,授艺不遗余力,让他跟着儿子混,除了稍差火候以外,已是得了九花连环掌的七成真传。 平日里但有其他武术门派上门踢馆,丁啸天也曾代表出马,五战四胜一平,声势惊人,被师父评为全市武术界最有前途的青年之一,对他寄予了极高的期望。 如今又是怎么一副光景?这位盛存德口中“盛元武馆二十年后的中流砥柱”被打得屁滚尿流,毫无反抗之力,就差没趴在地上哭着找牙。 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廖学兵高高站在台球桌上,踏着丁啸天的脑袋,说道:“记住,我叫廖学兵,如有不服,欢迎来搞。” 一脚踢开丁啸天,跟着跳下台子,离他较近的围观人群立即如潮水般后退,留出一大片空地。 盛束阳完全丧失勇气,双手双脚如被无形的绳索束缚,始终难以动弹一步,就那么呆愣愣看着廖学兵,眼中写满惊骇。 那些个围观群众、保安经理不理解武术内涵的,只道是廖学兵占尽了U型钢条的便宜,才能把丁啸天打得如此狼狈。只有盛束阳久在武馆耳濡目染,才知道双方看似你来我往的比斗,其实廖学兵几乎呈现碾压对方的实力。 要知道师弟丁啸天前几年被某道馆数名弟子围攻,双腿折断愣是没吭过一声。如今功夫已经大为精进,心性也更加成熟稳重,却被对方打得痛哭流涕。这是怎生一种状况? 徐贞妍连忙迎上,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便伸手为廖学兵拭擦额头以便表达感激之情。突然发现对一个陌生人来说,自己举止过于暧昧,想把手缩回又觉得不妥,表情顿时变得很僵硬,脸蛋儿慢慢的红了。 叶小白冲过去揪住盛束阳衣领,保安急忙在旁边拦住,叫道:“你他妈找死吗?连阳少也敢动?” “滚。”叶小白从裤兜摸出一柄折叠小刀啪的打开,就往保安的大腿扎了进去。 保安捂着腿惨叫跌开,鲜血从指缝间汩汩流出,染红了半条裤子。 那柄小刀刀身狭窄,刀柄十三公分,刃长约莫十二公分,非常尖细锐利,捅过去就是一个血窟窿。 剩下的保安为他气势所慑,谁也不敢说话。 叶小白抓住盛束阳的衣领照着脸噼啪就是两个大巴掌,道:“服了么?” 盛束阳先前脸庞已被打肿,这时歪着嘴痛上加痛,却哪有胆子敢分辨半句废话?忙说:“服了服了!我是真的服了!” “服了就完事了么?我们点的世界顶级白金奢华窖藏八十八年金泉啤酒被你砸碎了怎么算?要不你留下两只手这事就算了。” 叶小白说着,折叠小刀在他手腕上比来比去,作势欲插。 盛束阳浑身汗毛倒竖,叫道:“别!别!哥!要多少钱我赔你!” “不多,五万。” 叶小白刚说完这句,廖学兵赶过去推开他,满脸荡漾着义正词严的神彩,满眼都是道貌岸然的光辉,大声道:“谁要你的臭钱了?我廖学兵秉承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坚持奉献社会的决心,发扬建设和谐街道的风格,一天不知扶多少个老太太过马路,缺这区区几万块钱吗?老子只是要为被你欺压的无辜群众讨还一个公道而已!” 徐贞妍只觉这男人高大无比,不禁充满了敬仰,连带着腰杆也挺直了,秋水般的眼光盈盈的望着他。 至于其他围观群众,风向早就转了,人人交头接耳低声赞叹,不外是说廖学兵如何如何的俊朗,怎么怎么的帅气。 其实他一下巴胡渣,面容苍白,眼球还有熬夜过度的血丝,看起来十分疲惫,身上穿着磨破了毛边的旧衬衫,跟帅气二字怎么也沾不上半毛钱关系。 廖学兵转向叶小白低声道:“你傻子啊!把这垃圾拖到没人的地方再管他要钱。这么多人的,喊什么喊。” 叶小白甩掉额头无奈的汗水,说:“兵哥,你这样就不地道了,故意拿我来衬托你的高大上,顺便泡妞,好玩么?” “没什么不可以。下次遇到好的货色我再装怂衬托你的霸气。” 叶小白还是不太满意:“拜托,这样的美妞下次上哪找?” “那我连续装怂三五次,直到你满意为止。” 叶小白脸色总算稍稍缓和,道:“一言为定。” 廖学兵扭住盛束阳往地上一摔,说:“给这位受到你欺凌的女士道歉。” 盛束阳啪的一下,直摔了个大马趴,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滑了过去,撞到台球桌脚才停下,几个台球在他身边滴溜溜的滚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