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市长笔记

更新时间:2021-06-19 06:51:11

市长笔记 已完结

市长笔记

来源:落初 作者:焦述 分类:都市 主角:雁鸣晋升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焦述原创的都市小说《市长笔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雁鸣晋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真实的市长,写市长的生活。“市长三记”是作家潜沉到生活底层,从参与者、领导者的角度,去观察、思考、感悟和质疑社会人生的结晶。市长系列作品像一面镜子,反映了芸芸众生千姿百态苦乐交融的生活实景,折射出厚重的国情、乡情、民情,读来令人对面前的世界有了既深又新的了解,对处于当前神速发展的时代的人们大有启发。人们常说文字是“精神食品”,可见文学也和食品一样品种繁多,只要不含激素、添加剂、兴奋剂之类。但归根结底,“正餐”还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主食“市长三记”可为“正餐”中的绿色食品,食之有味,食后有益,我为它的出版高兴。《市长笔记》在更广阔的背景上延续了《市长日记》、《市长手记》的写作风格,为“市长生活三部曲”画上了圆满句号。小说触及到现实生活中的潜规则,表现了较为深层的真实。由于真切,转成新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袁圆圆突然敲开了我办公室的门,她说是与潜老板一道来政府办事的,潜仁去政府行政处办点事,让她专门来看看我。一听她是与潜仁一道进的政府,也就没了突然的感觉。无论市政府还是省政府,潜仁都是可以随意进出的。

没等我让座,她就很随意地坐在我办公桌前的皮转椅上,落落大方地说,今天来拜访市长,一是向市长送些黄河生态度假庄园的游览赠票。当然,俞市长的客人去玩,哪里能收票的,只要赵秘书一个电话,我们就倾巢迎接的。不过,那样对市长毕竟不算方便,不如把票送您,您有客人,随时将票给他们,都是游、吃、饮、玩一条龙的通票。另外,有些绿色食品票卷,柴鸡蛋票、天然水果票、无公害蔬菜票,这些东西不值钱的,就是能叫领导用着放心,也节约时间,不像市场上会有劣质商品,只要拿票卷到指定地点取就行,咱生态园在市里行政区设有专店,随用随取,一天24小时都有人值班的。这也是潜总的一片心意,您可一定笑纳。接下来,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鲜艳的请柬,说,这是潜总反复交待的,一定亲手交给您,里面有潜总写给您的信。

我打开请柬,是福水二桥开工奠基的事,里面附有潜仁写给我的信。信中特别写道,Q省建设厅贯厅长也要亲临这次大桥开工奠基仪式,贯厅长能大驾光临,是听我说您俞市长要大驾光临,还有水利厅副厅长、环保局副局长、福水对岸山名市主管城建交通的副市长、大鸟县的县长都要来的,您俞市长一定给俺个面子,一定来啊,我的大话已吹出去了,您要不来,人家还不都骂我潜仁吹牛不报税啦……

这个潜仁,真有他的,他操办的事,都能办得如此隆重。他的人缘为什么那样的好,那么多人都听他的指挥,都接受他的邀请,似乎把我包围起来,弄得我不往那条路上走就不通情达理似的、不近人情似的、不懂世故似的。若是不去还真要惹一圈人物的。唉,这个潜仁,幸亏Q市就这一个潜仁,倘若有上两三个潜仁,乖乖,天天光应付ABC潜仁的事就应酬不了,捂不严实。

“福水二桥?”看着请柬,我下意识地说。

“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哈哈,俞市长,上次在黄河庄园,市建委石主任不是请求你批市长备用金吗?就是为的那个项目啊,我在一边都听见了。”

“可是我没批啊!这资金——”

“不用您批了,俞市长,他们已经从一家银行弄来了贷款,是他们在议论时我无意地听见的,俞市长。”

“唉!这么快,就办了贷款手续。”我自言自语,因为照常规贷款,不应该这么短时间就办妥的。

“是啊,俞市长,我到黄河庄园时间不算长,就感觉到潜总办事效率特别的高。”袁圆圆随意地接着我的话。

“不是石主任要钱建桥吗?”

“是啊,可是,起动资金一直有缺口,石主任一直找潜总帮忙,后来还是潜总跟一家银行的行长打了招呼,才解决了。”

在石主任求我动用市长备用金时,我就想,这事又是潜仁导演的,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建这座福水二桥,纯粹为的是潜镇办的企业吞吐货物方便,若不是为潜镇的方便,福水有必要建两座桥吗?政府也没有必要操作这项工程。但是作为潜镇,为自己运输方便,也是压缩产品成本,当然有座桥好啊。本着谁受益、谁投资的市场原则,是该潜镇出资办这事。可是石主任却跑在前面,显然,他是受潜仁之托。对建委,Q市有多少更重要的事应该办,怎样讲这福水二桥也排不上队。即使建,原则上也该是民办公助的办法呀。建委出面,岂不等于政府包办了这事。谁知道这个石主任与潜仁是什么关系?是不是潜仁对他建委,或对石主任有什么许诺,或者是他们双方有一种互利互惠的交易。不然,石主任何以如此积极,即使作为政绩工程,这个福水二桥并不抢眼啊,我在胡思乱想。

“俞市长。”是袁圆圆这么叫我一声。她大概是看到我陷入了沉思,一时冷场,就拉我回来,以表明她这个漂亮的大活人还在我面前,如此直率大胆的女人,应该是没遭过冷遇的。因为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的。看来,袁圆圆深谙此理,“我们生态园对您有意见了,哈哈,这么长时间了,您就不深入基层去指导指导我们的工作,关心关心咱们的生态园。当领导,也不能只顾工作,不讲休息,只忙事业,不知娱乐嘛,劳逸结合嘛,你说,俞市长,我说的不对吗?”

她把我的目光引过去,的确,她的漂亮是出众超群的,一双炽热的眼睛算得上勾魂夺魄的那类。对男人讲,倘若属贪色之徒,且手中又握有实权,那就糟了。他的权力很快就成了女人的俘虏,用不了几个回合,就把这号吃腥尝骚的男人弄得魂不守舍,醉生梦死了。袁圆圆,可谓一副毒药,也可成为一副良药,就看怎么对待和运筹了。我提醒自己。事实上,没有不喜欢女人的男人。但是,人与人确实不一样的,有的人欲要冲动,但尚清醒,有的人一冲动起来就神魂颠倒,不能自已了。

“袁经理,你们揭牌开业,距今才多少天?我可是亲手为你们揭过牌啊。忘了吧。”

“怎么会呢,市长亲自为我们揭牌,永远不会忘的,我算着呢,从揭牌至今整整半个月了,这中间好几个领导都又去了的。平时上班没时间,下班业余时间总该放松放松吧,星期假日总能挤点空儿去休闲休闲吧,有张有弛嘛,俞市长,你说,我说的对吗?”

“对——对。不愧做主持人的。”我微笑着对视着请柬的日期,“还有三天时间,到时候看吧,能去我会去的,你告诉潜仁。”

“这不行吧,能去我会去的,言外之意当然是不能去就不去了,或者说不去就是不能去,这话我不敢对老板讲啊。俞市长,你一定去嘛。”她称潜仁为老板,是这回事,潜仁既是行政官,又是企业头,他办事就是这样,用行政和企业两种行为参合着,与你搅合缠磨。直缠磨得你服了他,用他的话,是给了他面子。

“你不懂啊,圆圆。”我怎么脱口这样称呼她,显然,这会给她一种错觉,使她误以为我对她有亲近欲。我立即改口,“袁圆圆同志,我是市长啊,谁知道随时会有什么事出现。假如,哪个重要领导突然要来Q市视察,哪个角落发生突发事件,省里突然召开紧急会议,嘿嘿,这些假如随时可能成为真事,恐怕你们老板没想到吧。”

“老板都想到了。哈——俞市长,潜老板是说,要是有突发事情与大桥奠基时间冲突,就推迟奠基时间。什么情况他都想到了。他还说,俞市长啥时候有时间,咱就定到啥时间奠基。”

“好——好——我知道了,经理同志。”我半开玩笑地送走了她,想,这个袁圆圆,怎么说起什么事,她都知道,怎么什么事,潜仁都让她出面。看来,她的角色决不只是生态园的总经理,眼下显然已变为潜仁的助理了。

这时潜仁又打来电话,问我收到请柬没有,说,他在行政处办些事,就不过来打扰了。请柬是特地让袁圆圆送去的,奠基的时间是他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定下的,因为明天政府有个现场会,后天省里有领导来调研,知道我这个市长没时间干别的事,所以就把福水二桥的奠基仪式安排在了大后天。还有几个领导,特别是省建设厅贯厅长,就是专门冲着我这个市长才来奠基的……

说了这么多,那意思就是说,一定要我去。我这个市长,不知怎么的就被潜仁指挥起来……我不能不佩服,潜仁的这种紧逼战术和盯人策略。他干什么事,非要把这事夯实砸死不可。可是,他这件事,本就不是什么要事、急事,却抓得紧的要死,而他的S酸污染环境的事,可是大事,要事、急事,他却没有这样下劲去办。

我决定去参加福水二桥的奠基仪式。老天作美,时节虽已交冬,灿烂的太阳依然装点得百里长空风和日暖,气温显得很是适中。上午10时,福水河畔已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热闹非常了,临时整治出的一方场地,挂出了“热烈庆祝福水二桥破土奠基”的红布横幅。电杆上、树木上贴着“向参加奠基仪式的省市领导致敬”、“祝福水二桥施工顺利”、“建桥修路、造福子孙”等等五颜六色的标语。挂在高高电杆上的高音喇叭不知疲倦地唱着一首又一首欢快的歌曲。不知潜镇从哪里邀来一支军乐队、一支盘鼓队。军乐队里小号、长号、圆号、萨克管、双簧管、单簧管、军鼓等西洋军乐一应俱全。其中一位男士的右手上下挥动着那支指挥棒,在领着军乐队年轻男女成员做“热身”演练。盘鼓队里多是大龄人,其中50来岁、40来岁、30来岁的大小不等,块头高低也是长短不齐、胖瘦不均。但那气势、劲头却是昂扬挺拔、雄壮有力,在一位领鼓的老者的鼓点指挥下,那鼓声敲得颇具韵味和力度。

距奠基的时间不多了。主要领导人物聚集在临时主席台的一侧,因为还要发表简短的讲话。这时候,也是各个人物之间相互握手问候的时间。也有人领着人趁此空隙来拜见领导的。不少领导平时是很难寻觅到的,对那些身在基层又急于想直接向领导汇报工作的人,这是个机会。此刻,只见石主任领着一个30来岁的男子,先是走至省建设厅贯厅长那,与他寒喧握手,送上名片。之后又来到我身边,告知这是市建委下属的市政公司总经理维小毛,这座福水二桥就由他领导的市政公司道桥队施工,请市长多多关照。

这时候,我方明白了石主任何以对建此桥这样积极。他们离开之后,有人告诉我,维小毛是市委维副书记的侄子,Q市市政建设的工程基本上都是他承揽的。

听到这话,我方知道,这座桥的促成,并非只是一种平面的因素,它是由多方的力量聚集而成的。

奠基仪式是千篇一律的,先是从下至上,请各级领导讲话,而后请领导人物走至为奠基挖好的土坑根,将扎着彩绸的铁锨送交领导们,再请领导挖土撂进土炕,这时,刻有年月日的石墩就被埋好夯实,电视台记者扛着摄像机不失时机地摄下这瞬间的镜头。最后宣布奠基仪式圆满结束,参与的、看热闹的人们方一一散去,这时由施工方做东请光临现场的人物赴宴。宴席的地点在福市贵宾楼,这是福市最高档的饭店了,一辆辆轿车就往那里奔去。

我看看手表,是11:30了,就想驱车返回Q市,不在这里凑热闹了。这时潜仁拉着建设厅贯厅长走来,还没等我说话,潜仁就先开口了:

“俞市长,贯厅长特意来请您一块午宴,是上个星期我就跟贯厅长打了保票的,俞市长一定会——”

“下午还有个会,贯厅长、潜总,一赴宴,还不精疲力竭,晕晕乎乎的,哪里还能开会。”我说开会,实是托词,下午根本没安排会议。

“工作餐、工作餐,俞市长,咱们不搞那一套,十菜八汤的。太浪费,也耗时间,大家在一块沟通沟通,说说话,平常都忙得要死,哪有时间,哈哈,你说,俞市长。”贯厅长笑得很真诚,话说的也很在道。

“俞市长,这也是对咱建设系统的支持啊,今天省、市、县、城建系统的朋友都来这里了啊!”不知啥时候石主任跑到了身边,他也在帮贯厅长说话。

说话间,潜仁的那辆宝马已悄然而至,司机打开了所有的车门,潜仁拉着我右臂,贯厅长趁势扶着我左膀,“走,走,先坐到车里,坐车里再说话嘛,坐谁的车都是跑路嘛,嘿嘿。”潜仁边说边推我进车。

“潜总说得对,有宝马不坐奥迪。俞市长,走,咱俩到车上聊,到车上聊。”贯厅长帮着潜仁说话,就这样,我就自然而然地坐上了潜仁的宝马。

结果可想而知,我又被“裹携”到了大饭店。在车上,潜仁用手机接了个电话,他只与对方说了一句话,照第一套方案做。

贵宾楼号称福市第一楼。无论就规模、档次、菜肴、服务都能与省城Q市的一流饭店比美。这些年,福市不仅工业实力发展迅速,第三产业也可谓日新月异。特别是宾馆、酒店,更是有三日不见,令君有刮目相看之感。一下汽车,没有想到,福市市委黎书记、黄市长一行正站在大店门前,彬彬有礼地向我和贯厅长问候、握手。

之后,迎宾小姐领诸位人物上了二楼贵宾厅。这是贵宾楼最豪华的大厅了,桌面并不甚大,是16人台,除用餐大厅之外,还设有休息厅,配餐室和洗手间。看着豪华的装饰,我对贯厅长说这哪里是吃工作餐的地方,贯厅长说,也是福市人太热情好客了,客随主便,客随主便吧,身不由己啊,嘿嘿。

进贵宾厅后,我和贯厅长就坐在了休息厅。小姐立即倒上一杯上好的绿茶,只见潜仁与福市领导嘀咕几句,就开始第一个项目,安置宴席坐次,是潜仁拉住我往正对门口的东道主位置上推。我当然拒绝这个位置,就推拖说,今天作东的是建委系统的部门,地点是福市,这把交椅要么叫建委的领导贯厅长坐,要么叫福市的父母官黎书记坐,反正我是不能坐。

贯厅长说话了:

“俞市长,你说的不对,这大桥是在Q市的地盘建的,Q市建委属你Q市市长直管。哈哈,我有权力动Q市建委的人、财、物吗?不行啊!你才是主人哩,俞市长,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是——是这个理”不少人异口同声附和着贯厅长的意思。这时,福市的黎书记又说:

“贵宾楼虽然在咱福市,可咱福市也是Q市领导的县级市啊,说开了,福市就是Q市的版图,说白了福市的方方面面,一山一水都归咱俞市长调拨,不是吗。前些时不是一纸文件,就把咱的潜镇和横水镇划给Q市高升成区了嘛。”哈哈,大家说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是实话,是实话,实实在在的大实话。”又有不少人附和着。

“这个主人位置,俞市长,非您莫属了。”潜仁用两手恭敬地拉着我往那位上推。“今天的首席客人当然是贯厅长,贯厅长您坐,——坐。”

就这样,我又被裹携到了东道主的交椅上,我的右侧,坐上了首席客人贯厅长,左侧坐上了福市市委黎书记,福市黄市长坐在了贯厅长的右侧,潜仁却选择了正对着我的位置,其他进入贵宾厅的还有石主任、袁圆圆和维小毛。我看了看,共8名客人,服务小姐早已撤去了8把椅子和8套餐具。这样,容16人的坐台就显得宽松通畅了。领导的司机们都聚在楼下大厅自个点菜照顾自己了。

大家坐稳之后,福市黄市长抢先言辞了。刚才好长时间还没轮着他说一句话呢:

“今天大家在俞市长的东花园小聚,作为服务生的鄙人确实由衷地幸运。我简单地介绍一下这家饭店,这里之所以起名贵宾楼饭店,并非泛泛之道,而的确名副其实。凡市里重要宴席或领导与好友知音小聚,都在这家酒楼。不过,话说回来,福市毕竟比不得Q市,Q市的东花园当然比不得正宗的Q市花园大酒店,无论说硬件还是论软件,都逊色且简陋多了。不过,陋室铭里不是有一种说法,叫‘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说呢,今天俞市长、贯厅长能到咱贵宾厅,真是如山来仙,似水得龙啊!哈哈。”

这时候,黎书记斜视了黄市长一眼,市长立即收敛起来,方觉察出在书记面前这样放纵确有越位之嫌。便言归正传,“说到今日的菜肴,贵宾楼不仅宾客高贵,饭店的人材也出众,这都是黎书记重视人材的结果。黎书记常说,360行,行行出状元,就是掌勺做菜,照样能出拔尖人材,单我们贵宾楼,就有四个首席厨师,分粤菜、川菜、鲁菜、湘菜四大菜系。他们的月薪在2万至3万元。要不然,这样的烹饪高手是留不住的,一个好饭店,只要有了手艺超群,绝技在握的高级厨师,成了,不怕没有顾客,不怕办不出色。今天就请领导品尝咱贵宾楼的代表作,粤、川、鲁、湘四个菜系的招牌菜。嘿嘿——嘿嘿。”

“俞市长、贯厅长,别见笑。黄市长,你又关公面前耍大刀了,领导什么样的酒店没进过,什么样的菜系没吃过。不过,黄市长说的也是实话,我们所以高薪留下的这4个首席厨师,也是百里挑一啊,手艺稍差的,在这练几天就走人了。一个市,没个好饭店能行吗?饭店也是观察一个城市的一个窗口,一扇门面啊。如今不像过去,一个地方比一个地方开放力度大,南来北往的见过世面的人物多了,到咱福市,总不能叫人家先从烹饪方面发现咱太封闭,哈哈,你说,俞市长,你走的地方多了,又是咱Q省首府的市长,是不是这回事?”

我在笑声中微微点头道是。这时8个特制特色凉菜已经上齐,服务小姐将茅台酒与法国干红葡萄酒都已斟好,每人面前是一高一矮两只杯子,高脚杯是红酒,低杯是白酒。

黎书记接着又说,“俞市长才是今天的东家,我们都喧宾夺主了,俞市长,你说个致酒辞吧,哈哈。”

“我来致酒辞才是喧宾夺主呢,这是福市的贵宾楼嘛,还是你们书记、市长说吧,本来我今天不能来赴宴的,我都向贯厅长请假了,下午政府有事,不能饮酒的,贯厅长说,只是吃个便饭,这就来了,嘿嘿。”

“是的,是的,我证明,俞市长是对贯厅长说了,本来要回Q市的,下午有会议。”潜仁插话道,“要不是咱贯厅长的面子大,俞市长哪里能百忙中抽这空暇啊。”

“也是咱福市有魅力,是黎书记、黄市长面子大,哈哈哈。”贯厅长在圆场。

“好——好,啥都别说了,都在酒里,都在酒里。”潜仁说着,已经端起白酒杯,站起身来。

贯厅长也不怠慢,端起了白酒,圆桌一圈人先后站起,举起8只酒杯。

“不行——不行,俞市长怎么举红酒。”黎书记发现了问题,另外7只杯子都是白酒。

“我说过了,下午有事,哈哈,贯厅长可以作证的,你说,是吧,贯厅长,我不喝白酒是你批准了的啊!嘿嘿。”

“嘿嘿,俞市长真会开玩笑,你是省会的长官,我只是省会地盘一隅的诸候,我咋敢批啊!哈哈,不过,俞市长是说过,下午确实要主持会议。这样,俞市长,我比你年长几岁,这会儿咱不说官大官小,就称兄道弟吧,俞市长,你听老哥一句,这第一杯酒,喝白的,下边你自由,中吧,下边你就想喝啥喝啥。哈哈,不过,这政策只对俞市长,其他人都一白到底。”

我不能再煞他们的风景,就让步了,不过也就是一杯白酒嘛。

“干——干——干干——”

每人都将杯倾斜90多度亮出了杯底。

接下来大家又碰了两杯白酒,不过,我已经换红酒了,且是随意喝,没人再提异议。酒场上就是这回事,只要定下标准规矩,闯过了头道关,后边就没人再缠你。

这时餐厅来了一位衣着文雅端庄,仪表漂亮大方的女性,她不卑不亢地自我介绍:

“我是餐厅经理白小燕,现在我向各位领导介绍一下10道热菜,大家有什么意见和要求,我们随时为您服务。”接下来,她十分流利地介绍了每道菜肴的用料,属哪种菜系,由哪位厨师烹调,有些菜肴,她还道出其历史根源和内中典故,营养价值及药用保健功能等等,她的介绍博得一阵掌声。之后,这个经理又为大家敬酒,方才退出。

接下来,热菜就一个又一个上来了。看来我的不喝白酒起了作用,又因为我有言在先,下午要回Q市,有会。这样也就加快了上菜节奏。在座的都不是糊涂人,他们今天能把我搬来,就不容易,我不能再顺着他们的意图往下滑,以让他们得寸进尺的意图“得逞”。说实话,下午我并没有会议,也不是我不能饮白酒,我之所以这样,是跟他们划个底线,别以为你们想什么,我就会照你们的想法去干什么,我的让步是有分寸的,与我共事是要讲游戏规则的。这类言外之意,他们会悟出来的。

尽管这样,场面上并没有因为我不饮白酒而不热闹。照规矩,三杯酒过后,就开始轮番敬酒,当然被敬者首先是我,次者是贯厅长。敬者从黎书记、潜仁、黄市长、石主任、维总、袁总依次排下。

也是因为我不喝白酒的缘故,尽管是敬酒,但多成为一种形式。我明白,本来他们是把我作为敬酒的核心人物,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他们之间早就相互敬的不再敬了,可是我却定了条今日不饮白酒的规矩,如此不公平条约,我喝红酒,他们喝白酒,这样的酒仗打起来也就没劲多了,所以宴席也就草草收场。看看表,还是用了1小时又20分钟,这也是我的目的,不然,这场面至少得2个半钟点以上,弄得一个下午都晕晕忽忽的,什么也干不成的。大家都走到了我和贯厅长的汽车根,这时候,有人就掂着几个食品盒往汽车后备箱里放,说这是福市农科所研制的优质玉米,刚刚秋收的,尝尝鲜,还有栗子和核桃。

我终于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中上了汽车,贯厅长送我上了车他才上车。

从福市到Q市,有60公里路程,又是一路高速,加上出市进市的时间,也就是1个钟点。我走进办公室,才3点半钟,司机大张跟我进来,放到写字台上一个密封的档案袋,说,这是中午就餐时,福市的一个什么秘书交给他的,说是什么文件,等俞市长去办公室时,再交给他。说过,大张就出去了。

我看放在桌子上的档案袋,里边有什么机密吗,搞的这么神秘。即拆开袋口,里边有一本印制精美的福市招商指南,同时倒出了一张Q市东郊的高尔夫运动场的金卡,还有一厚叠Q市五彩缤纷购物广场的代金卷。我没心去查点它,但那百元1张面值摞起的厚度,至少不下3位数的上百张或数百张啊!是谁送的?谁叫送的?市委?市政府?潜仁?还是市政公司?怎么办?

我有点吃惊,吃惊得不知所措了。过去遇到过不少种送礼方式,那都是很透明的。但这次的这种弄法却没有过,这似乎不是哪一个人,哪一方的礼,那会是谁送的?应该是一伙人的礼,是这样吗?我问自己,他们这样地送,是让我一定收下,是让我没有推让和拒绝的空间,还是叫我放心,告诉我这礼不会有任何风险的,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说明我收了礼,汽车司机作为传递人,他并不知道其中是什么?即使将来折腾出来这回事,我完全可以说,档案袋中只是福市招商指南,其他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会不会他们在装档案袋时,就有二个人以上在场,万一遇到万一,他们就有人证、旁证的……

即使这样,我也可以矢口否认,可以说根本没有收到这些乱七八糟的玩艺儿,从法律的角度上看,我分明占着优势。这是对方愿意给我的优势,也是他们拉我做朋友的仁义姿态,甚至可以看作是友好姿态。我思索着、分析着、琢磨着,这到底算哪门子事?

很明白,只要我收了这份礼,就是向他们宣布,我的门子打开了,下边的各种进项将源源不断地滚滚而来。不然!现在何以有圈内人士估价,做一个县长,一年灰色收入逾百万元;做一个市长,年灰色收入200万元以上。那么,像坐上省会市长交椅的我,含金量当然要高于其他市长了……不要说去主动索取,就如此守株待兔,来者不拒,就了不得,不得了的……

我想,应该堵住这个口子,又怎样去堵这个口子?事情一定要做得圆滑自然,不张扬且严实无缝,也只有这样,我的市长才能坐稳,心里才踏实,说话才理直气壮,办事才敢透明公正,仕途才有光明。当然,也有不少侥幸者,收受重金,接收贿赂,甚而贪污、舞弊,依然稳坐官位。但那是没遇到万一,他们总在担心万一,他们总难平静安宁,我不想那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