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冷情狂妃

更新时间:2021-04-20 04:24:02

冷情狂妃 已完结

冷情狂妃

来源:落初 作者:背对藏镜人 分类:都市 主角:孙强尼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冷情狂妃》的小说,是作者背对藏镜人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万载轮回,只为一夕重逢。他的温柔,是无法挣脱的毒药。他的谋划,是贯穿万年的守候。“说你爱我!”强制的,禁锢的,不容拒绝的。全部都是他要给她的,爱。------------------------------------------------------新书已发【天妃蜜宠:缉捕妖孽王爷】坑品保证~~强势围观~女强男妖孽~宠文~1VS1~这是一个背靠妖孽脚踩渣渣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金殿休妻

云陌一百三十四年。冬至。

申时未尽,远方的天幕已然阴云连绵,璟月宫中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宫人尽数忙碌。

这一夜,是云陌皇朝二殿下莫少白大婚的日子。

璟月宫东南角卿月阁里,传来一个女子焦急的劝阻,听声音似是哪家小姐的丫鬟。

“小姐!求求你!放手吧!求你求你了!待会儿老爷来了看到小姐这样又该摔东西的!”小丫鬟身着黄裙,十三四岁的年纪,一张小脸满是泪痕,跪在粉裙女子身旁,哭得好不伤心。

“灵儿乖,到一边儿玩去!本小姐今夜就要跟那个混帐大婚,再不玩玩,以后还有机会吗?”粉裙女子转过身来,窈窕柔美的身段,偏偏顶着一张粉饰过多的脸,血红的嘴唇配上通红一片的脸颊,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样貌来。再看女子头上金银混乱的朱钗翠环,至少也得有五六斤重。颈上七八条珍珠项链,手腕上亦是叮当作响的玉镯,远看只觉得十分刺眼,近看根本就是恶心死人不偿命。

女子讲究的温柔端庄,在她身上半分也无。那张通红的脸,只会让人望而生厌。

“小姐!你放了他吧!小姐!再有半个时辰就要大婚了,小姐的头发没梳,喜服也没换……”小丫鬟还要继续说下去,被女子十分不耐烦的挥手打断。

“灵儿!你怎么比老妈子还烦?是你嫁还是我嫁啊?大婚大婚!烦不烦啊!爹也真是的,立了那么多的战功,怎么就不知道跟皇上求求情,给我换个人家呢?照我看,那个副将比莫少白好看的多!”提到莫少白的名字,女子目光就是一黯,随即又咬牙大骂,“他以为本小姐想嫁给他不成?哼!要不是先皇早早定下婚约,本小姐这些年会过得这么憋屈?”

“小姐啊!”小丫鬟看看一旁地上快要醒来的侍卫,急的团团转,小姐自从九岁那年进宫之后,就Xing情大变,更是喜欢上欺负没有防备的男子!

云陌国都无人不知,大将军凌辰赟嫡女凌紫沁貌丑人坏花痴好色,最擅长用下三滥的**迷翻长相俊美的年轻男子,拖回府上蹂躏。本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恶女,偏偏其父凌辰赟将军战功赫赫又扶穷帮困,为人正直德高望重,因此恶女之事只能看在其父面子上暂且不究。

几声沉闷的响声,地上迷翻的侍卫渐渐转醒,一看到面前妆容惊心动魄的女子,险些又吓晕过去,“凌小姐,求您高抬贵手,放过小人!小人上有老母下有幼弟……”

“切!本小姐一没打你,二没杀你的,三没动你家人,你跟我介绍你家里人干嘛?”凌紫沁踢了侍卫一脚,“你长得不错,今年多大?有没有娶亲?本小姐嫁与你,你愿不愿意?”

“啊!”侍卫和灵儿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小姐不要啊!”

“凌小姐,小人还不想死啊!”侍卫都快哭出来了,今夜是凌府长小姐和二殿下的大婚,自己算哪门子的货色,也敢插一手?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是吗?”凌紫沁脸色冷下来,声音低沉森冷,“让你娶我,比让你死还难,是吗?”

一把拽过被绑的无力反抗的侍卫,“本小姐哪里配不上你?”

“我爹是镇国大将军凌辰赟,我哥哥是大学士凌偌寒,我死去的娘亲是云陌第一美女素心影,你说,本小姐哪里配不上你!你不过是个平民百姓!就算你在宫中一辈子勤勤恳恳,也只是伺候主子的下人!你以为你能熬出头吗?”

凌紫沁冷笑一声,“少做梦了!像你这种人,我早看得多了!哪一个被本小姐拖进凌府的时候不是哭爹喊娘?最后还不是乖乖的端茶递水!只要我爹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你们就平步青云了!在我面前装纯情?哼!世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凌小姐!老奴进来为小姐更衣!”门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几名嬷嬷随后鱼贯而入。待见到地上躺着衣衫不整脸色惨白的侍卫,心里都是一惊。凌小姐又强迫男子了!她的恶名在云陌早已传开,可是没想到她这么大胆,竟然在宫里也敢做这样的事!

“看什么看?”凌紫沁横了几名嬷嬷一眼,“本小姐做了什么碍着你们的事儿了吗?没有就给我闭嘴别乱说!他是冲撞了本小姐才被捆在这里的!这种货色,本小姐还不屑上手!”

几名嬷嬷闻言脸色变了几变,低头垂目,不知该说些什么。凌府长小姐不愿意嫁给二殿下之事,早已闹得云陌百姓皆知,天下怕是无人不知!就连中秋节前后,兰若国来访的五殿下六殿下也知道此事,还当场羞辱过凌小姐,不过当时凌小姐可劲的吃鸡腿,吃得一脸油污,似乎根本不知道她被人恶语相向的事儿。

“呵!好大的火气呢!”门外走进一白袍男子,白袍上散落着银线混绣的醉兰,“二皇嫂看来心情不太好,不如跟我说说如何?”

“奴婢拜见八殿下,”老嬷嬷跪倒在地,“八殿下请回,凌小姐尚未梳妆,眼看吉时将至,这、这……”

凌紫沁挑眉,来人是云陌八殿下莫绍兰,此人在国都莫倾城中也有一号,唤作银枪魔王,专门Tiao逗未婚女子,据说凡是被他盯上的女子没人能躲过,手段残忍却不强来。往往女子受尽折磨却只能承认是自甘堕落,反倒成全他的风流之名。

莫绍兰与凌紫沁并称云陌皇朝两大祸害,是人人恨得牙痒痒,人人拿他们没办法的魔头。

“八殿下这话奇怪,谁是你二皇嫂?”凌紫沁挑眉,莫绍兰眉眼发灰,一看就知道是酒色过度的熊包,这种人也配称为皇子?他的精力怕是全给到女人身上,对政事没有一点上心!

“云陌谁人不知,凌府长小姐今夜嫁进皇族,而且还是嫁给云陌女子人人想嫁的二殿下,只要今夜大礼一成,自然就是绍兰的二皇嫂!”莫绍兰对于这桩婚事十分满意,二皇兄从小到大无论什么都压过自己一头,父皇也十分看好他,太子皇兄意外溺水身亡之后,就属二皇兄成为太子的呼声最高!哼!二殿下,天下称赞的二殿下?今夜不还是要娶这个花痴丑女?

“大婚。呵!八殿下多心了,本小姐既然没穿这身喜服,自然就是不想大婚!更不会成为那个混帐的女人!”凌紫沁眼中闪过一片暗色,他毁了自己,今夜自己就要给他好看!

“哦?”莫绍兰笑意盈盈的看向女子,“你不想嫁给二皇兄?我怎么记得你当年第一次进宫时,看着二皇兄连步都迈不动呢?”

“那是因为你皇兄长得实在太恶心!本小姐被吓到走不动!”凌紫沁冷笑一声,“八殿下自然不知道,那夜过后,我回府吐了整整三日!”

小丫鬟心说小姐,你明明是哭了三日好不好?长得恶心?二殿下可是云陌第一美男子!

“既然这样,绍兰就不耽误凌小姐更衣梳妆,咱们待会儿大殿上见!告辞。”莫绍兰噙着愉快的笑意迈步离开,她不想嫁,皇兄也不想娶,看看他们一会儿要将大殿闹成什么样!

嬷嬷立即围上来,“凌小姐!请更衣!不能在耽搁了!”

凌紫沁一脚踢开嬷嬷,“滚!本小姐说不更衣!你们都是聋子吗?”

说罢,迈步走出卿月阁。

璟月宫,拢月殿。

“殿下,凌小姐大闹卿月阁,不肯穿喜服,此刻正朝着大殿来。”黑衣男子站在主子身后回禀,月白长衫的男子站在窗边,正是今夜大婚主角云陌二皇子莫少白。

“她不配穿那身喜服。”莫少白的目光望向极远处,远方是看不见的暗色夜幕,在夜幕笼罩的另一边,有他魂牵梦绕的女子,唯有她才能配得上他。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她是那样的美好,绝美的侧影远胜当夜坠落一池的繁星。只一面,七年倾情。

若非太子意外身亡,这份活罪自然轮不到他身上。名声败坏花痴丑女,这种人也配活着?

“莫少白!”凌紫沁冲进大殿,对于前来观礼的皇亲国戚朝廷官员视若无睹,一眼看到站在窗边的男子,几大步冲过去,“本小姐不想嫁给你!你给我退婚!听到没有!”

“本王难道想娶你不成?笑话!”莫少白挑眉,目光却没有落在女子身上,她刚进门就带来一身的廉价胭脂味儿,不知带了多少首饰走的每一步都叮叮当当响不停,像是街头乞儿!这样的女子,如何能够成为他的妃?

他的女人,应该是那个人那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姿绰约,安静柔顺的。

“你是先皇指给太子皇兄的妃,不是本王的妃,本王如今接手你,不过是在尽孝道。倒是你这女子无情无义,太子皇兄在世之时,你也记事了。如今为何不追随太子皇兄而去?让他一人在那边孤孤单单,就是你凌府好女儿应该做之事?”莫少白冷声开口,声音低沉,却传遍大殿每个角落,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莫少白质问凌紫沁为何不追随早夭的太子殿下,殉葬自然可以成就一个贤妻之名!

“你!”凌紫沁以为自己将心封锁七年,七年里日日闹得鸡飞狗跳,就是为了再见他时,不会被他的三言两语伤心。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逼着自己去死!

七年前,两两初见。她对他一见钟情,却换来他的绝情。

一夜心冷,她的世界从此只剩下他的冷眼拒绝。

她以为她可以忘记他,她日日忍着恶心烦扰别的男子,却在每一个夜里想起他泪流满面。

七年来,她求着爹到圣上面前提退婚,提了五次。甚至爹还因此下狱,可是每一次都是圣上给出的答案,都是他不愿意退婚,此事休得再提。一拖便拖到了今日。

十六年,她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始终连在一起,她想断,断不了,她想忘,忘不掉!

终于到了大婚这日,他亲口质问,她为什么不去死?

他不退婚是为了他的孝道!逼她去死,却说成成就她的贤名?

莫少白!果然不负云陌第一皇子的称号!好绝情的手段,好狠的心!

大殿退婚?他是想让自己永远背负这个名声,被天下人耻笑终生是吗?

“本王如何?”莫少白冷笑,“既然凌小姐不愿嫁与本王,本王也乐得放你自由!”

“圣上驾到——”公公拖长了嘶哑的嗓音,云陌帝王缓步走向主位。

“少白,怎么没穿喜服?”莫钦承微微皱眉,目光看向儿子身边浓妆艳抹的女子。

“父皇,儿臣不孝,如此女子,儿臣实难笑纳,请父皇允许儿臣退婚!”莫少白走向主位,挺身长跪,“儿臣之前少不更事,对此女了解不深。”

“少白,朕之前曾经问过你五次,每一次都是你自己拒绝,今日大婚,容不得你……”

“呵!二殿下真是好心机。”凌紫沁一步步走向主位,也不问安,也不跪礼。

“对此女了解不深?”凌紫沁苦笑,“这些年,真是难为二殿下了。民女罪行颇深啊!”

泪眼模糊,七年,曾经的美好早已被他打击得烟消云散,他何曾对她有过半分好脸色?

当年她端庄貌美尚且得不到他的一个笑脸,更何况后来的嚣张跋扈?

了解?或许是她不了解他吧!当年之人,果然只是当年。

当年之事,早该忘得彻底!就当一切从未发生,从未遇见,也好。

“民女告辞。”凌紫沁转身向大殿门口走去,收在袖中的右手紧紧握着冷匕,冰冷直达心头。就让一切的错都在今夜结束吧。

七年,自己终究是累了,痛不欲生。

“一拜天地!”凌紫沁低低的说着那句大婚时的喜言,扬手将冷匕狠狠插进心口!

只愿来世,永不相见!天地为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