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日重生

更新时间:2021-06-07 06:08:38

末日重生 已完结

末日重生

来源:落初 作者:西瓜黄 分类:科幻 主角:冷阳奥 人气:

新书《末日重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西瓜黄,主角冷阳奥,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本书讲诉的一个宅男成长的故事,非重生流小说而是浴火重生之意。面对丧尸成群的末世,一个城中村的宅男如何选择他的生存之路?如果真的有末日,那么人类更需要团结和热血,没有谁能够孤独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这是冷阳的故事,三观正的正能量末世小说。书友群(342593533)  西瓜的新书开了,《医毒天下》,大家在右边链接就可以看到,新书求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楼下的丧尸终于打开了通向楼上的大门,冷阳清楚的看到,楼梯上最重最大的那个柜子被丧尸们打碎了,随着重力的影响,很多杂物都向下滑,虽然压倒了不少丧尸,可是冷阳知道,他没时间了,最多还有五六个小时,丧尸就会上来。

回到家里,冷阳有些迷茫,他终于要踏上未知的旅途吗?这茫茫人间到底何处才能容得下他?

冷阳家是那种老式的住宅楼,楼房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他站在阳台上向下望去,就在下二层的阳台边上大约两米就有另一座楼房的平台。

以前当丧尸刚刚出现的时候,冷阳堵住楼道想的就是从这里可以下去。不过他现在知道,想法毕竟只是想法,就像他经常想的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一样。

“噗”冷阳吐掉一口痰,咬咬牙,还是开始准备,将撕开的床单绑在阳台的砖石上,反正现在天刚刚蒙蒙亮,看不清下面也有好处,至少少害怕一点。

当一切准备就绪后,冷阳打开电筒,再一次看看自己的小窝,虽然这房子比不上大多数人家的舒适方便,虽然破破旧旧,但是这里却是冷阳的僻难所。

冷阳有恐高症,他甚至不知道电视上说的床单能不能坚固到让他爬下两层楼,也许等不到他出门就会摔死。他手中的电筒指向了那瓶雨水。那瓶冷阳一直不敢动的雨水。

管那么多,冷阳毅然走上前去,拧开盖子喝了下去,如果有问题,那还不如死在自家的房子里。他实在害怕自己被摔死,那条所谓的逃生道路一点都不靠谱,因为他当时根本没考虑这么多,只知道不堵住楼道丧尸上来他就会死。

而现在,现实所迫,他却不得不踏上这条未知的路,那还考虑得了那么多。水有一点白醋的味道,冷阳咂咂嘴唇,一口喝了下去。

过了好几分钟,冷阳并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不适,这下他倒是光棍起来,干脆脱掉自己全身的衣服,用剩下的水给自己洗了个澡,一边洗着,一边听着楼下丧尸不断推开杂物的声音,这段时间,冷阳的神经倒是坚韧了不少。

其实他这么磨磨蹭蹭不是他胸有成竹,而是他老毛病又犯了,总是给自己找借口逃避而已,可是丧尸一次又一次不给他机会。

最后,冷阳穿好了装备,再次检查了所带的东西,终于没有潜意识里磨蹭的理由,他脑中的理智不断拿丧尸来威胁他的惰Xing,他咬咬牙抓住手中的双层床单,终于将身子踏出阳台。

冷阳手又开始哆嗦了,全身的汗毛立起,他感觉下一刻自己就会掉下去,不自主的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床单,抓得青筋爆出。全身一动都不敢动。

“冷静,我要冷静,不怕,不怕。重启,服务器重启。”冷阳默默的喊道。他松开了左手,准备去抓住下面一点的床单。

当左手抓牢床单后,冷阳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死死的抓住床单放不开了。“不怕,不怕,服务器重启了,重启了。”冷阳不断的用自己的头部去轻轻撞击自己的右手,他不敢用嘴去咬,害怕血味道将丧尸引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也许只有一两分钟,也许很久,可是这时候,在冷阳心中不亚于好几个小时的煎熬,终于,右手可以动了。

冷阳闭着眼睛,不敢看下方,右手摸着下降了,又紧紧抓住床单,他才敢睁开眼,将重心全部放在右边,左手再次下降去抓下面的床单,就这样。到下一层楼不过两三米的距离,他爬了足足五十分钟。

又过了半个小时,冷阳终于站在了4楼的阳台上。他第一反应非常值得夸奖,就地一个翻滚,爬起来就将房间里的柜子推到了门口用来堵住门。

可是不到五分钟,冷阳就后悔了,虽然背包很给力,里面的东东没有被压坏,可是门外丧尸一声声的撞击,说明他这次作战完全失败。

他移动柜子的声音太大,而楼道里满满的丧尸都开始用力推门。“仙人板板,狗Ri的,丢他妈!”一连串的垃圾话从冷阳嘴里冒出,他自认为自己做事都是面面俱到,结果就是这么个面面俱到法。

看到门板上被丧尸抓出的一个个大洞,冷阳开始满房子找可以利用的东西,4楼的阳台距离对面的天台大约两米多,其实在平地,说不定,冷阳一个立定跳远就可以过去还不用助跑。可是现在嘛,天已经亮了,冷阳向下面看了眼,立马缩头老老实实的寻找起工具来。

凳子,不行,太短了,那个贮物柜,还是短了。冷阳有些着急了,在房间里,从客厅走到卧室,又走到厨房,这家人装修都还是二十多年那种流行的地板砖,上面密密麻麻满布小石头装饰那种,没什么钱都是些老式家具。根本找不到冷阳能够利用的。

冷阳一屁股坐在床边,侧头看着窗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下爽了。门外的丧尸好像比以前的丧尸厉害些,冷阳听到木门稀里哗啦的声音,这说明整个门都碎掉了。

他双手一撑,准备和丧尸拼命了,反正肯定要死,不如能杀几个算几个,反正被咬死好过被摔死,至少还能堂堂正正的战死不是。

就在冷阳开始胡思乱想什么“新历多少年,冷阳,作为人类的一员战死于…”没办法这是小说看多了的后遗症,他的手不自觉压了压床。

冷阳猛地站起来,对了,这是老式床,就是绷子床,和冷阳家的一样,冷阳的脑袋一转,一张床大约两米长,两头是木质的,可以用固定下,这两张床就够长了。

想到就开始行动,冷阳马上将卧室里面的床板都扔到客厅,最后直接将螺丝刀顶进去足足顶了6把,而随着他敲击的声音,丧尸自然更加疯狂。

而有了希望的冷阳,再不会把丧尸放在眼里,他前段时间睡觉都是和丧尸一墙之隔,神经早锻炼出来了。

“呼呼”冷阳大口大口的喘气,这块四米长的组合门板重倒是不重,就是不好使劲,等他把门板架好一端终于搭上了对面的天台时,他已经累出汗来,早上好不容易才洗的澡全废了。

冷阳还是有些怕,这绷子床其实就算站上去也不会断掉,可是那是在家里,这下面可是十米高的悬空,他想了想,又在房间里找出不少绳子将这头的门板固定住。

最后的时刻来到了,丧尸还有一会就要冲进来了,就算冷阳还有更保险的办法他也没时间实行了。冷阳双腿跪在门板上,眼睛透过绷子的缝隙看到下面的场景不禁头晕眼花,

“不怕,不怕,服务器重启了,重启了。”他双眼一闭,手抓着绷子上的麻绳,用力向前走了几步。这下他整个人都悬在高高的门板上。

张开眼,冷阳瞄了下前方,又赶紧闭上,“没有退路了,上呀。怕毛!”这次他虽然全身还是很紧张,倒是比刚刚爬床单要好上一些,没有那种四肢僵硬不能动的情况。

“老子不怕,怕个毛,小时候**跳楼我都做过的,不怕,怕毛”冷阳面色苍白,满头是汗,双眼闭得紧紧的,慢慢的挪动着。

不断的自言自语,是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事情的方法,网上说这个好像就是什么忧郁症呀精神病的前兆,冷阳却嗤之以鼻,这帮专家懂个毛,宅男要不是这样排解压力早成真的忧郁症了。

闭着眼睛的冷阳的手一把抓到了灰扑扑的墙砖,他感觉到材质的不同,不敢放松,另一只手赶紧跟上,就在这时,他听到背后的房间里传来的翻动声,脚步声,丧尸进来了。

然后他就感觉到门板的晃动,被吓着的冷阳忘记了什么恐高症,他张开眼睛,三下两下的爬到天台上,等他转眼一看。

就看到阳台上站着好几个披头散发的丧尸,房间里还不断有丧尸出来。其中一个丧尸正抓住门板用力晃动,而另一只竟然慢慢的爬上了门板。

还好冷阳先固定了下那边的门板,不然说不定丧尸会把他的门板掀翻。而这时候又有好几只丧尸准备爬上门板。

冷阳赶紧取下背包上横放着的铁叉棍,用力撬起门板来。“咯吱咯吱”的声音是门板和砖石摩擦的声音,还有冷阳的喘气声,他抽冷子看一眼下面的街上,还好,大部分的丧尸都进了他家所在的那栋楼,街上的丧尸很少。

他不再担心等会门板掉下去的声音,就这么点丧尸吸引过去其实还好些。冷阳不断的推动着门板,而丧尸可不向冷阳一样过个门板都畏畏缩缩,它们过来要快得多。

冷阳推不动上面丧尸重量的门板,他刚刚已经用叉棍推了一只丧尸下楼了,当丧尸摔下去的那声闷响不知道怎么的让冷阳感觉很开心。

冷阳又推下去两只丧尸后,从裤包里拿出打火机,点燃了天台上的一大块废的牛皮纸,这是他找到的没有雨打湿的部分。

他单手叉腰,一手将点燃的牛皮纸放在门板的麻绳上,“呵呵,猪哥亮烧藤甲兵,我来烧丧尸兵可惜了,没得玉米大炮!”

雄雄火起,冷阳还不放心,又扔了不少易燃物上去,然后他看着火焰后面不知死活还在向门板上爬的丧尸哈哈大笑。“一帮二B。”

火焰越来越大,绷紧的麻绳被一根根烧断,门板上的丧尸越来越站不稳。冷阳四处张望,他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不过看着门板上晃晃悠悠的丧尸还真是心情舒畅,“给你们说,别笑我的恐高症,这下知道厉害了嘛,摔不死你们!”

正在冷阳在那里做指点江山状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推他的包。“我靠,小偷!”冷阳一转身,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丧尸皮的小偷,它身上腐烂的皮肉,传来的尸臭都证明它是客串的小偷。

冷阳顺手抓起铁叉棍,拦下小偷丧尸抓向他的手。同时飞起一脚踢在丧尸的大腿部,“偷我的包,别以为丧尸了不起,爷爷我专杀你们。”冷阳拿着铁叉棍将丧尸打翻在地,死命的戳着他的头部,一下,两下,再来一下,冷阳投了投沾满了丧尸脑髓的铁叉棍,站了起来。

“哇”,一阵干呕,虽然他杀了不少丧尸,可是这样面对面这么近干掉的却是第一次。冷阳看着丧尸满头的白的,红的,越看越不自在。他的肚里翻箱倒柜,马上就要罢工了。

这个时候,门板那里传来的声音惊动了他,轰隆的一声响,被烧坏的门板承受不住丧尸的重量,一个个丧尸掉了下去,剩下的丧尸也没有再爬上门板。

冷阳看了看门板,中间的麻绳已经全部被烧掉,露出一个大大的空洞。对面的丧尸站在阳台上不断的向他伸手,可是却拿冷阳毫无办法。看着这幅场景,刚刚有些恶心反胃的冷阳反倒舒服多了。

冷阳摸出一根白沙烟,蹲下用门板上的余火点燃,满满的吸了一口,看着对面的丧尸,楼下的被摔死的丧尸,背后躺在地上的丧尸,他自我鼓气的时候又来了。从仓促制定爬楼计划时的战战兢兢到灵机一动的使用床板,再到烧掉床板,干掉偷袭的丧尸,冷阳自我感觉自己干得不错。

他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家,阳台上还飘荡着他刚刚用过的床单,他还是被迫离开了家,从此以后再也回不去那个家,但是他现在干得不错,那么多人都死去的末日来到了,可是他这个所谓的社会淘汰品却还活着,而且应该还能活着更久。

学着电影里的姿势,冷阳紧了紧自己的背包,活动了下自己的四肢,转过身,走向了天台的小门,映着初生的朝阳,冷阳踏上了新的路程,他心中不仅是想活下去,而且暗暗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自己还会回来,回到自己的家里,

习惯Xing的又摸摸裤包,诺基亚,火机,烟都在,钱包忘带了,哦,现在不用钱包了,那么准备好了,可以出门了,冷阳就像以前出门一样,检查了装备后,走了出去。在他背后,头上方,那床淡蓝色的床单被风吹起,在阳光的照耀下,飘动着,就好像一面战士出征的旌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