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魂记

更新时间:2021-04-04 04:25:36

鬼魂记 已完结

鬼魂记

来源:落初 作者:三月的雨季 分类:灵异 主角:黄文燕阿公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鬼魂记》的小说,是作者三月的雨季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然后又是无限的,从古到今都流传着轮回一说,或许轮回便是人类说的长生吧,本文讲述的是鬼魂于人之间的羁绊,究竟鬼魂是恶还是善,没有人能说的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能够尽快将此事解决,我第二天直接停业回了乡下。

到家的时候就看见阿公正坐在堂屋看他的农历书册,这种书我觉得太简单了,现在的农历书籍都已经把什么都标记在了上面,就连今天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有,不像古籍那么深奥。

我上去给阿公打了一个招呼,阿公抬头有些意外的看着我:“林子,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请教阿公一些事。”我本来这次也不是专门回来看家人的,因为离家近,且店子是自己的,如今的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单身汉一只,没经济压力,想关门回来就直接回来了,所以我也不多说,直接说出了我的目的。

阿公抬眸凝神看了我一眼,有些恍然,说道:“最近遇上什么厉害的东西了吧?”我们自己家人从来不会说鬼怪什么的,这也算是一种忌讳吧,我们这种人本来接触鬼怪就多,说多了也容易被缠上。

阿公的道行很深,可以说深不可测,能看出来也不稀奇,我简简单单说了一下经过:“嗯,最近我一个朋友遇见了嘤灵,她被缠了很久了,昨天我去了一趟,拿回来了,想请阿公看看怎么处理掉。”说完我就从挎包里把那个花瓶拿了出来,递给了阿公,我贴的镇魂符也还在上面。

阿公眼睛突然像是发现了宝贝似的一亮,伸手利索的把瓶子抢了过去,到手的时候明显的顿了顿,接着将花瓶仔细的翻转着看了看,当瞧见闭目观音的时候,手突然抖了一下,差点就把花瓶摔了,吓得阿公一张老脸紧张兮兮的好一阵慌乱,拿稳之后就语速快的听不清的低声自言自语说道:“好厉害,这分明是白天,艳阳高照的,这花瓶还能这样阴冷刺手,果然非凡品!”

我看着阿公的这些举动,很奇怪的问道:“阿公,这花瓶是什么宝贝呀,居然能够困住恶魂,应该是个好法器吧?”这花瓶居然能够困住恶嘤,这么久让它没办法出来伤害人,还真是厉害了!想来这花瓶来历也是平凡不到哪里去,只是我知识浅薄,昨晚研究了半宿,终究还是看不出是什么。

阿公看了看我贴的镇魂符,撇了撇嘴,说道:“小子,你这符咒贴上去是多余的了!”然后随手就将符咒撕了去。

看来阿公确实已经知道了这瓶子的来历。我又追问道:“看来阿公您是知道这花瓶的来历?那您给我说说,好不好?”

阿公看也不看我一眼,依然盯着手上的花瓶对我说道:“其实你也知道有这么个宝贝,只是你不知道就是它罢了!”

听着阿公的话,我有点纳闷。居然说我知道,这世间能够困住鬼魂的宝贝有很多,很多我也知道,但是都没有这瓶状的物件儿呀!而且还是鬼魂中这么厉害的恶嘤!我唯一所知道的瓶状器皿就只有传说中的玉净瓶。这还是以前我在《异闻录里看见过的,也就一个短短的介绍。但是《异闻录中记录:“玉净瓶,菩萨随身法器,全身纯白,无半丝色彩绘画,象征心灵纯净,能起死回生,是天下所有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法器。”可现在眼前这个虽然和玉净瓶其他各方面都很像,这瓶身上却是多出了一副几乎占据瓶身一半表面的观音画像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么想着,我就纳闷的问了出来:“难道阿公所说的这个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法器玉净瓶吗?”

阿公嘿嘿笑了一下:“你只说对了一半,这是玉净瓶没错,但这只是一个子瓶。”

“子瓶是什么意思?”我很认真的问道,带着求学的心情嘛,毕竟阿公每次给我说这些事时我都很认真,主要是我对这方面确实很感兴趣。

阿公看了我一眼,伸腿勾了长小矮凳示意我坐下,这才继续说道:“相传在历史上每次改朝换代之时,都有很多无辜之人死去,这种时候也是冤魂到处横行的时期,就算再多天师也无法将冤魂降服,能够得到超度的冤魂只有冰山一角那么零星半点儿罢了,若是任由世间被冤魂侵扰,恐怕天下战乱之后依旧不得安宁。好在每到这个时期都会有一个姓氏的人站出来,用家族传下的通天之法请出观音大士手中玉瓶,用其玉净瓶收服超度冤魂厉鬼,还世间清明。这个家族姓黄,是道术门派的一个大家,也是家族传承。只可惜岁月是无情的,这一族随着时间的推移,族内人数也越来越稀少了,甚至到了清末年间就只有一人!根据祖训,此人恰逢清末中华政局动荡民族未来飘摇不定战祸连连之时,居然凭借一己之力就施法请出了观音玉瓶,解了天地之忧!可见此人的道术上是多了得!此人乃大才,却是忧虑若是后人中多庸才无能之辈,到时无力请出宝瓶该当如何?世间岂非冤魂遍布厉鬼丛生?于是便在请出玉瓶之后根据这玉净瓶的特征,走遍神舟山川搜寻了灵力材料,又消耗精血溶于其中,自己烧制了一个仿照品。之后,为了加持这个仿制品,更是以特殊液体在上面勾画了闭目观音图,之后将此瓶与玉净瓶本体放于一起在丹炉中足足烧制七七四十九日后方才烧制而成。这,便是玉净子瓶的来历了!”

随后阿公补充道:“这也只是一些传说,具体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当然这黄氏一脉却有一族。”

“阿公,你说的这黄氏一族是什么来历?”我听完玉净子瓶的来历后对这黄氏一族很感兴趣,这一族居然能够请出观音手中的玉净瓶,实在了不得。

阿公将手上的玉净子瓶小心的放在身前的矮桌上,捏起烟斗在装烟叶子的布袋里挖了一烟斗,点上抽了一口,舒了口气,缓了缓之前的激动,这才看了看桌上的玉静子瓶,转而问我:“你可知道《易经的来历?”

“这个我当然是知道的,根据历史记载,这是周文王在朝歌被纣王囚禁时根据八卦演算法所编撰出来的奇书。”我有些奇怪阿公的问题,不过还是老实的回道。

“嗯,你说的没错,但是你知不知道这奇书是能够洞测天机的,所以他才能够食其子肉,得以释放。周文王旗下有许多义子,这个历史上也有说过的,然而这些义子当中却有一个黄姓义子,唤作黄岐,他在很小的时候便被周文王看中了,继而被收为了义子,你道他是看中了黄岐哪点?却是这黄姓小子生来就有着通地眼,也就是我们现在讲的阴阳眼。后来周文王亲自教他先天八卦演算法,最后甚至将《易经这本奇书也特意传给了他。然而黄岐却生来不喜爱战争,因为他幼时就够看见孤魂野鬼,一旦战乱,冤魂厉鬼遍地,幼时的他就知道了战争的痛苦,因而之后他在帮助兄长也就是周武王讨伐商朝后便带着《易经离开了。之后,这才有了专门于战乱之时为天地清道的黄氏一族!”

听完阿公的讲诉,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坐在一旁,心里想到:“黄氏,阴阳眼,难道刚巧她就是那一族的后代?”

阿公见我没有再提出疑问,便问道:“你说你一个朋友遇见了嘤灵?你仔细给我说说吧。”

我将所有的事详细的给阿公又说了一遍,阿公最后叹道:“哎,多半你那个朋友是黄氏一脉的后人了,这玉静子瓶因当初炼制之时融入了黄氏精血,却是生出了灵Xing,能够主动回到黄氏血脉之人身边。”

“阿公,你说这恶嘤该如何找到它的出处呢?这恶嘤既然缠上了她,加上她梦中所见却是恶嘤无数,我猜她应该也是跟我当年一样,是被什么事触发了身体潜能,开了阴阳眼。”当年我就是那晚看见了鬼市,之后就渐渐的能时常看见鬼魂,到最后,更是能很平常的见到世间的另一面,这便是开了阴阳眼了。

我问爷爷该如何去寻恶来源,毕竟现在黄文燕被缠上了,要是不把根源问题解决了,以后也不会有安宁,迟早会被找上门。

阿公将桌上的瓶子又塞到我怀里,说道:“你将这玉静子瓶收好,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那朋友不是说这瓶是在她老家寻得的吗?噩梦也是从老家回来之后发生的,或许你可以去趟她老家。”阿公说完,起身回了他的屋内,我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看着阿公进屋,我也知道,他这是去准备法器去了。我看了看手中的玉静子瓶,轻轻说道:“难怪我在她家里一开始没有发现这个里面的恶嘤,原来有你这宝贝在挡着我的眼睛呢!”

其实看不见对我来说也很正常,我道行不是很深,就算当时我用了阴阳眼,一般也只能看见一些普通的魂魄跟稍微厉害一点的厉鬼,像这种怨气极深的恶嘤如果不借助外力,我是看不见的。

看着阿公略微佝偻的背影,我忍不住感概一叹,阿公的一生也很传奇,当年阿公因为家里穷,去当过兵,听阿公说在部队上有着很多稀奇之事,以后有机会我会向大家一一道来。不过英雄最怕岁月的侵蚀,英雄暮年,可叹可悲。如今阿公纵然一身本领高深莫测,怎奈身体已然走向衰老枯竭。

我们家是一个普通的小平房,爸常年不再家,家里就只有妈妈和阿公两个人,这个时候妈妈肯定也去打牌了……

到了晚上,我们一家人吃过晚饭,妈妈照旧一直在我耳边唠叨,她总是担心我这担心我那儿的,如今又增加了婚事这个叨叨的内容。妈妈一直都不赞成我学习这个捉鬼之法的,总是爱在我耳边唠叨,这么些年,久而久之我也习惯了,面上不吭声的听着,但是听过就算了,要做的还是在做,从不听劝,对捉鬼这行当倒是越来越痴迷了。

我和妈妈闲聊了一会儿,随后阿公从他屋内走了出来,手上也拧着一个挎包,这是一个很老式的挎包,帆布的,军绿色,都已经发黄了,说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话,上面还绣着“为人民服务”呢。这个是爷爷的百宝袋,他的好多东西都是我最想要的,但是爷爷总是不给我。我虽然用过很多次了,但是用完了还是要还回去。

阿公出来后说了一句:“走吧。”就直接开了大门走了出去。身后妈妈皱着眉头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身去收拾厨房去了。

我不知道阿公要带我去哪里,只是匆忙的跟妈妈打了声招呼,就跟在他后面出了门。

走在路上,乡下不像城里一般有着路灯,这里是黢黑一片,能够看见的光明只是每家每户家里隐约从缝隙漏出的几缕灯光。今天晚上月亮灰朦朦的,云层有些厚,被风驱使着不时遮挡住微弱的月光,不像繁星点点月色明晰的夜晚,路上也看不清楚,阿公拿着手电筒走在前面。我们走了十来分钟,来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我是知道的,叫石板田。

乡村的夜空荡荡的,阿公来到石板田一处残碑前点燃了三只香,鞠了一躬然后念了几句,看着爷爷做完这些,我上前去问道:“阿公,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和这只恶嘤有关吗?”

“你看看这里风水如何?”阿公不回话,反问道。

现在晚上虽然是很黑暗,看不清楚,但是因为小时候经常跑这些地方来玩,此时凭借记忆我还是清楚,加上现在也能够看见模糊的地形。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突然明朗了起来,说道:“这身后的山峰是这附近环绕山的最高处,与周围一圈延绵山脉形成了**脉。而这里的地势正好是龙口之处,按照方位划分,石板田地势狭长略带弧度,恰好处于龙舌之上,最后再加上这座圆形坟头,却是形成了一个龙口吐珠,是块绝妙的风水与灵气都极佳的宝Xue呀!”我心中激动,完全没想到这般难得一见的地势居然就在我从小生长的地方。这龙口宝珠之Xue却是比之龙头还要稀少难得。这样的地势即有自然的凑巧,又有人为的安排,可谓少之又少!

一联想,我心里突然明白了:“阿公,你是想借助这块灵气Xue位来除去瓶内的恶嘤吗?”

“借这Xue位是没错,但是不是向天地借Xue位,而是向这坟墓借!”阿公说罢,将包里的八卦镜,和几枚符纸拿了出来,另还有一柄铁剑,这柄铁剑早已锈迹斑斑,其中威力却是出人意料。

这些动作我也知道,阿公这是要跳仙斗法了,因而也没有太多在意,转而思索起刚才阿公说的向坟墓借宝Xue,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趁着阿公还没开始,急忙问道:“阿公刚才说的向坟墓借灵气是什么意思?”

“林子,你却是不晓得,这里的风**位已经被这座坟墓占了,这附近的灵气早已被它吸收,我们要除去恶嘤,却是必须借助这里的灵气了。”阿公一边说一边将蜡烛点燃插在了坟墓四个角落处,最后在坟头上插了一支并没有点燃的蜡烛,共计五支,而后又在这五支蜡烛旁各自插了两柱香。

我知道,阿公这是在摆五行大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