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秦之悍卒

更新时间:2021-06-10 07:02:06

大秦之悍卒 连载中

大秦之悍卒

来源:落初 作者:蒙小虎 分类:历史 主角:秦军蒙虎 人气:

主角叫秦军蒙虎的小说是《大秦之悍卒》,它的作者是蒙小虎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悍卒者,知胜而不骄,遇败而不乱,闻鼓即忘死,遇强则愈强,陷绝地而不惊,知必死而不辱!  ——:  当项羽、刘邦在北方混战的时候,岭南的一隅同样风起云涌,蒙虎:一名守卫共和国边陲的战士,穿越成为了始皇帝麾下强大的秦帝国南方军团的一名小卒,异军突起的他最终代替赵佗登上了五十万秦军统帅的宝座,开天辟地,种田建设,休养生息,强盛的秦国在北方覆灭,又在南方复兴!  西楚、刘汉、夜郎、匈奴——,当一个个历史名词从字典里被抹去时,留下的只有‘大秦’旌旗在迎风猎猎。  ——。  对手篇:  杀人王黥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记住:不死不休!  楚霸王项羽:秦狗,可敢挡我三千铁骑!  汉王刘邦:天下已姓刘,小子,投降的话,我封你为异姓王。  南越郡尉赵佗:我才是岭南的统治者。  匈奴单于冒顿:蒙虎,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对手!  读者群:3476391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雾霭还没有完全消散,一缕缕的轻烟在长满了荒草的阡陌上升起,这是叛军士兵在造饭,饱餐一顿之后,这些叛军的进攻也就开始了。对于这些亡命巨泽的叛军士兵来说,有一顿饱饭吃已经是梦中的奢望了,而为了天天有饱饭可吃,他们就一定要打败秦军,占领长沙城。

谁都没有退路,谁也没得选择。

“都起来,叛贼上来了。”蒙虎猫着腰,一个又一个垛口的叫醒疲乏睡着的士兵,他无法直起身,因为他清楚,在城外的某个地方,会有不止一支箭手瞄准着。

相比叛军充裕的箭矢,城内的秦军不止士卒困顿,更重要的是用于守城的辎重消耗殆尽,由于之前秦军的任务只是攻占城池,所以并没有携带多少守御的辎重,待到时局变化之后再想要收集,一切都已经相当的困难了。

“唰,唰,唰!”

叛军整齐的步履声音越来越近!

这声音是如此的震憾,在以往,可只有强大的秦军才能有这样的气势,什么时候,由盗贼、通辑犯、亡命徒组成的“乌合之众”也有了这样的战术素养?蒙虎倏然对统领这支叛军的敌将产生了好奇。

在他的记忆里,二世二年江南长沙郡一带并没有大的战事记载,史书上有的是陈胜、吴广的反秦大军攻破函谷关,进逼咸阳的战报。

不管怎么样,能够将李信逼到这般窘境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平庸之辈?叛军之中,看来也是藏龙卧虎。

这一仗,秦军获胜的希望正在一点点的被扑灭。

“咚!”

战鼓响彻城头。

又一场用人命填积的战斗开始,叛军的旗帜遍布于城外,不止是东城,还是西面、北面也一样遭到叛军的强攻。

看来,叛军方面兵力又有了加强,很有可能九江郡一带的叛军主力也有相当一部分到达了这里,这么算起来的话,秦军守住城池的可能性又减弱了许多。更确切的说,长沙城已经不可守了。

“楚上将军——项!”

透过城垛口的一抹缝隙,猫着腰的蒙虎看到叛军中最为醒目的一面军旗上竟绣着这么五个字,故楚国姓项的知名将领只有一个,项燕,他也是秦国统一战役中战胜过秦军的楚国名将,叛军打出他的旗号,用心可谓深厚。

城中,秦军守将是李信,当年,李信率二十万大军攻楚,在城父被项燕以诱敌骄兵之计打得大败,现在叛军打出项燕的旗号,很显然是寓意这一场战事的结果会是秦军再一次失败!

“借死人来打击对手,这叛军首领实在不简单。”蒙虎恨恨的咬了咬牙,眼下的不利形势让他有一种处处受制于人的感觉,下意识里,他有一种感受,秦军自打兵援长沙以来,好象陷进了一个敌人早已布置好的圈套中一般。

圈套,没有错。

这一次秦军增援长沙郡的举动现在已经没什么可怀疑了,就是被叛军给利用了,这中间除了叛军将领的智谋之外,当然还有秦军那个白痴监军的功劳。

似龙似蛇图案的叛军旗帜翻飞招展,在一个个笔法粗劣的楚字旗后面,跟着的是一面面表明叛军头目身份的小旗,这中间蒙虎发现,最多的居然是一个‘黥’字。

黥者,秦国刑罚的一种,意思就是在触犯刑律的犯人额上、脸上刺上青字。这种用浆草兰汁特别调制的液体一旦沁入人体,就极难被清洗掉,用这种办法大秦国就能轻而易举的辩认出逃狱的犯人,并将之抓获。

“该死的,这些纵横洞庭的江盗!”蒙虎喝骂出声,洞庭湖连绵千里,江面辽阔,极目处波涛翻滚,这样的水面对于来自关中大地的秦军来说,不亚于是龙潭虎Xue,不熟悉水战个性使得始皇时秦军数次***盗均告失利。

而随着始皇的驾崩,皇族之间内斗日烈,秦军中许多与扶苏、蒙恬亲近的将领或被杀,或被贬,秦军的强大已成纸老虎,对于这些水上枭雄更是无可奈何。

——。

又一天的昏黄无光。

战至正午时分,苦苦支撑的秦军终于开始不支,除了东城一带战事还在胶着以外,叛军占领了北门的左翼,西门的右翼也很快的被叛军占据,战局越发的不利,与后方指挥部的联系随时可能被切断,留给蒙虎他们的选择只剩下了后退,或者被围歼灭。

“怎么办?”

“是坚守,还是撤退!”

数余双期盼求生的眼睛不约而同的向蒙虎望去,他是这支残军的首领,他必须作出决择,虽然,他仅仅接任屯长一天时间。

“命令:退入内城!”终于,蒙虎拾起地上遗弃的长矛,支起身喝令着,在没有得到上峰指令的情况下退却,依照秦律可是当斩之罪,但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明知留下来是死还要坚持的,是勇士,但却不值得效仿。

他已经不是原先那个只知道服从和执行命令的蒙虎了,生命只有一次,他会好好的活着,他要好好珍惜。

今天的退!

就是为了明天的进!

在长沙内外城之间的一座座民宅之间,蒙虎这一支小部队或隐伏,或疾行,或猛冲,以不规则的蛇行态势向着内城退却。

一路上,不时的有掉队的士兵落下,也不时有战士在与叛军前哨部队的巷战中死伤,待到蒙虎撤退到离郡守府不到五百步距离时,他的身边只剩下了七、八个人。再往前,就是最为激烈的巷战地方了,在那里,抢入城内的叛军前锋正与扼守郡守府的秦军部队混战,蒙虎他们这一点人要是凑上去,不悄一会儿就会被吞没。

“快,**进民宅。”

蒙虎探头扫了一眼尸横遍地的长街,对着身边的士卒命令道。

相对于叛军随时可能出现的街道,小巷和民房内还是比较安全的,现在叛军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打击城内有组织的抵抗下,对于零星的秦军溃卒一时还照顾不上,而这正是蒙虎他们唯一可以利用的机会。

时机稍纵即逝!

必须在叛军完全占领城池之前突围出去,至不济也要与指挥中枢会合,否则的话,等待蒙虎他们几个的就只能是战死或者被俘了。

长沙是郡国的都城。

又是南北往来的要冲,来自岭南的玳瑁、珍珠以及上好的水果都是关中贵族所渴求的,不只是皇帝、高官,还有众多在统一战争中得到封赏的门阀大户。为了能得到珍贵的南方特产,贵族们纷纷在长沙购地置业,以作为沟通南北的联络点,现在蒙虎他们进的这一家民宅,正是其中的一座。

蒙虎等人**而入,进的是这户人家放置杂物的后院,或许是兵乱的缘故,或许这里的主人早已逃了,倒也没有人发现他们。

在焦急的等待之中,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

天近傍晚。

如果到了天黑之后,城内的撕杀声依旧的话,蒙虎就能找到脱困的机会,而如果再过一阵城内一切归于平静,那么等待他们的就真的只有鱼死网破一条道了。

“嘭!”

就在蒙虎谋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时,前院忽然传来砸门的声音,然后便是木门被推到的巨大声响。

“糟了,叛军开始搜索民宅了!”蒙虎暗自心惊。难道是城内的秦军主力已经被全歼了,这也太快了点?依照蒙虎的想法,李信如果能将守城的兵力集中起来与叛军展开巷战的话,起码也能支撑上大半天时间。

时间,对于蒙虎他们来说,重要性不言自明。

生或者死,就在一闪念之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