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销魂中唐

更新时间:2021-04-06 04:23:13

销魂中唐 连载中

销魂中唐

来源:落初 作者:高晋 分类:历史 主角:林峰张远强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销魂中唐》是高晋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峰张远强,书中主要讲述了:年轻的大学心理系老师穿越到了中唐。面对中唐社会上各种各样原生态的心理疾病,无论是因为战争导致的心灵创伤,还是因官场之争带来的心理伤害,他都暗地出手,一一医治,无不妙手回春。  _____  在对心理学知识一无所知的大唐,他将心理学知识的威力发挥到了极点。  他破悬案。任何复杂的案子到他手里,立即迎刃而解。他审案从不动刑,狡猾的凶手在明知他没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痛哭流涕地主动交待:“大人,案子是我做的啊!凶器被我埋在后院,我是这样这样杀的人。”  _____  他纵横官场、情场。  _____  他用心理学知识管理手下,训练下属,选拨人才。濒危的中唐,将会因为他而完全不同。  ____  QQ群:一:24241862二:5143865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天后,林清不得不将跑步的地方改在外面。虽说在外面跑步,会让从未见过跑步这种体育锻炼的大唐人好奇,进而把自己视为怪人,但在家中的院子里跑,会产生一些不利的心理因素。

在家中的院子里,跑半个小时要饶上几十个圈子,他的心里就会不断地产生单调、贫乏的感觉,做一件事,心里如果不停地有单调、贫乏的感觉,那这件事是做不长久的。作为一个心理学家,他自然知道在做事时要避免不利的心理因素。

在外面的大街上跑步,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不同的景物,这种新鲜感产生的刺激是家中的院子不能给自己的。虽说街上人会觉得奇怪,但只要自己有合理的解释,别人就不会将自己看作怪物。人就是这样,只要你有理由,你做任何怪事别人都不会觉得奇怪。在这一心理上,大唐的人和现代的人是没有区别的。

当然,一个一个地解释很麻烦,所以林清总是选择天刚蒙蒙亮时出去。这时大街上几乎没什么人。

这天一大早,他绕着自己住的普救坊跑了一圈后,天已快大亮,他正准备回去洗冷水澡,路过大街时,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姓林的小子,过来!”口气很不友善。

林清转身一瞧,只见一个身材魁梧、大约三十几岁的男人正对自己招手,看得出,他对自己甚是不屑,虽然在对自己招手,眼睛却看着旁边的店铺。他身上穿着官差的衣裳,腰上挂着一把刀,后面还跟着两个穿着官差衣裳的人。林清只好过去。

这个身材魁梧的官差看着林清,皱着眉头问道:“姓林的,我已经注意你好几天了。你每天天不亮就在大街上发足狂奔、不停地暴走,究竟想干什么?”

当然是锻炼身体了,可这样对他说,这个官差肯定不懂,古代人养生讲究的是静养,对跑步什么体育锻炼活动却十分不屑,觉得那样出力,是下等人做的事。林清只好道:“在下心情烦闷,睡不着觉,故而上街走走,散散心。”

这个官差立即嘲笑道:“哟,看不出,林小官人还会烦闷!为什么烦闷?是因为以前太不肖了?这么说,林小官人是准备学好了。”他身后的两个官差不禁哈哈大笑。

林清只好道:“未请教大人名号?”

这个官差继续嘲笑道:“哟,林小官人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我雷大风雷捕头也不记得了。上次你打架,还是我将你抓进衙门里的。哼,要不是你姑父来保你,上次我就让你尝尝我雷大风的辣手。只怕尝过我雷大风的辣手后,你就不会忘记我了。你个败家子。”雷大风捕头不但身材魁梧,嗓门也大,他说“你个败家子”时,故意提高了声音,故而传出去很远。他身后的两个捕快这时又是大笑。

雷捕头眼睛紧盯着林清,一字一句道:“我看你不是散心。听说你姑父已将你赶出了家门,你是手头紧,想趁着天黑出来做鸡鸣狗盗的事吧?”

林清冷冷地道:“自古捉贼见赃,雷捕头没有证据,怎可污我清白?”他不想纠缠,于是拱手道:“雷捕头既然没什么事,在下就告辞了。”说完掉头就走。

雷捕头却在他身后大声道:“你最好没什么事,不然落到我手上,我一定让你这个败家子知道什么叫官法如炉!”说完又叮嘱身后的两个捕快:“以后给我盯紧他!”

林清一边往回走一边苦笑:这个林清,给自己惹的麻烦真不小。

下午时,没什么事,林清就去街上闲逛。大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林清正在一家乐器铺前看工匠做乐器时,忽听锣响,然后就有人喊道:“大家快来看啊!官差押妖人游街了!”

不一会儿,一匹骡子拖着一只木笼过来,木笼中囚禁着一个人,木笼旁边则有四个官差,其中的两个自己早上看过。走在木笼后面的正是雷大风雷捕头。雷捕头一边走一边还朝大家大喊:“这个妖人仗着会点妖术,用妖术蛊惑人心,骗人钱财。刺史刘大人判他做苦役三年。还望房州的各位乡亲父老以后睁大眼睛,不要再被妖术骗了。到时别说我雷大风没有提醒各位。”

囚车走后,林清站在街边不禁忧虑起来。自己的催眠术以后不会被别人说成是妖术吧?催眠术因为神奇,很容易被人误会。不要说是在大唐,就是在自己的那个年代,了解催眠术的人也不怎么多。

他自然知道在古代妖术和法术是有区别的。不过别人就是不将自己的催眠术误会成妖术,也会把它看成法术的。虽说被别人认为会法术很威风,但从此后别人一定会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一想到那样的目光,林清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他要的是常人的生活感觉。

不行。以后自己用催眠术时,得找个法子掩饰,让别人不知道自己用的是催眠术才好。那该用什么法子掩饰呢?林清无意间看到街对面的一家针灸馆里,一个大夫正在给一个躺在床上的人针灸,那个病人好像睡着了一般,身上扎着十几根针。

林清忽然想到:自己以后要用心理疗法给人治病,病人也要躺在床上。有了,就用针灸做掩饰吧!可自己不懂针灸啊,那就学吧。自己的身体好后,天天在家赋闲,据姑姑说,姑父害怕自己又和英义社的人混在一起,已开始为自己烦心了,他们要是知道自己想学东西,一定高兴,肯定会为自己请师傅的。对,就这么办!

解开了一个心结,林清心境为之一松。他又想,用针灸掩饰催眠术,只怕更加好玩,不禁一笑。

没想到今天好事多多,去普救寺唱歌给莺莺听时,才唱了一首,秋菊就笑着走了出来,轻启樱桃小口道:“林公子,我家小姐派我过来询问,公子可愿进内院与我家小姐相谈?我家小姐有事请教。”

林清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走进去,走到莺莺小姐身边,和她说话,可因为害怕莺莺觉得自己唐突,一直不敢随便进。没想到盼了多日,今天终于美梦成真!难道今天就是自己和莺莺小姐的关系突破的日子?可事前为什么没有一点征兆?

林清都有点不敢相信,他害怕失态,赶紧理了理心神,然后文绉绉地应道:“莺莺小姐有请,林某怎敢不从?”立即起身跟着秋菊进去。谁知走得太快,一抬腿就走到秋菊前面去了。他赶紧退回到秋菊身后,秋菊抿嘴一笑。

莺莺小姐正坐在内院的石凳上等候,见林清进来,想到这是自己第一次和他面对面说话,脸上不禁一红。她害怕林清发现,赶紧低下头。

林清和莺莺小姐见完礼,就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第一次和莺莺靠得这么近,他的心跳忽然加快。

他偷偷地看了一眼莺莺,只见她风姿绰约地坐在那里,体态轻盈、曲线诱人,脖子白腻柔嫩,秀美的脸庞上有一层红晕。林清的心中不禁一荡,谁知这时他的心中忽然想到:莺莺毫无来由地请自己进来说话,会不会是为了叫自己以后别再来纠缠她?

他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如果不是,她怎么会毫无征兆地请自己进来说话?想到这里,一颗心顿时掉进了冰窟,他止不住悲从中来:原来自己今天和莺莺小姐的关系有突破,是这样的突破啊。

莺莺小姐这时轻启朱唇,说道:“林公子,莺莺有一事相求。”正想接着说下去,林清却摆摆手道:“莺莺小姐,不用说了,在下已经知道了。”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莺莺,他的声音有点哽咽。

听他说已经知道自己求他的事了,莺莺小姐不禁大惊,难不成他能未卜先知?见他忽然又显得十分伤心,莺莺不禁又是大奇。

只听林清接着道:“在下知道唱的歌难听,这段时间让莺莺小姐受累了。在下,在下,”说到这里,不禁黯然。

秋菊这时在旁边有点摸不着头脑:“林公子,我们小姐不过是想请你教她唱歌。这,你也伤心?真是不明白你。”

林清一楞:“什么?教、教唱歌?不是叫我离得远远的?”顿时回过味来,想到教莺莺唱歌,就可以一直坐在她身边,不禁欢喜。

秋菊笑骂道:“什么离得远远的?离得远远的怎么教我家小姐唱歌?你个傻角,怎么一会儿伤心一会儿高兴的?”

莺莺这时却明白了一切,想到他一想到要离开自己就那么伤心,心中一甜。同时又在心中嗔道:冤家,既然你对我有情,为何以前要做那些让人非议的事?害得我进是不敢进,退又舍不得。

这段时间莺莺一直在暗中打听林清的情况,可每个人提到他都是摇头,莺莺听了秀眉紧锁。虽然秋菊不停地在她耳边嘀咕:“林公子绝不是那样的人!”可莺莺还是左右为难:我何尝不知道他雅意非常,不是那样的人?可我对他表露了情意后,将来爹爹那边怎么说?爹爹要是知道我将终身托付给他,一定会犯愁,替我担心。唉。

林清这时却全不知莺莺小姐的心意,只是在心中暗笑自己自作聪明,他静了静心神,然后问道:“不知莺莺小姐想学什么歌?”

莺莺正了正神色,才道:“我爹雅好诗书,犹喜《诗经》与李太白之诗。前段时间他得罪权贵,被免了官职,赋闲在家时,更是诵读《诗经》与太白之诗不倦。再过几日就是他的寿辰,我听公子唱《蒹葭》与太白之诗时颇有韵味,就想学了给他祝寿。不知公子能否赐教。”说完她却在心里叹了口气:但愿我爹听了你的歌后,会改变对你的成见。

林清哪里知道莺莺的用意?他虽是顶级的心理学家,但也猜不透女人全部的心思。他听莺莺的话全是正式场合下的用语,不禁感叹:莺莺小姐对我还是以礼相持,唉,难道她真的对我没有半点情意?

不过教莺莺唱歌,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当即就答应了。于是先教她唱《蒹葭苍苍》。莺莺小姐的声音恰如燕语莺声,听得林清差点醉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