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门孤女

更新时间:2021-06-19 07:03:01

将门孤女 连载中

将门孤女

来源:落初 作者:雷十三 分类:言情 主角:阿嬷金银花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将门孤女》的小说,是作者雷十三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老爹统领百万雄师,阿叔统领雄兵百万……  可惜,是在她出生前。  阿叔小弟的儿子是大周天子,老爹小弟的小弟的儿子是大隋皇帝……  可惜,都不买她的帐。  好吧,谁叫落毛凤凰不如鸡,不过即使她现在重生成了孤女,也不代表她就要被虐个死去活来吧?  ……  感谢圆子做的封面,两个都大爱,另一个放在正文开头啦!(*^__^*)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黄估算的没错,半个时辰后,马车便驶进了一个宅子,进了二门后,便有一顶青衣小轿候在那里,姚黄和魏紫两个丫头一边一个把初一扶了下来,送她进了那顶小轿。轿帘落下,轿中只剩了初一一人,随着轿子被稳稳地抬起,初一的心中却忐忑不安。这是要去见她那位五哥么,她和阿嬷找了这个五哥两年多了,今天终于能见到,颇有些近乡情怯。

轿子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便稳稳落下,姚黄重新扶着初一下了轿,面前却是一个精致的院门,初一深吸一口气,把刚刚想好的话又在心中默默念了一遍,便要跨进眼前的院门,哪知看到她这副肃然的样子,姚黄却“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姑小姐,就算是去见阿郎你也不用这样呀,阿郎和气的很,跟六郎可不同,况且,这也不是阿郎的院子,是您的院子,他说让您先安置着,等休息好了,再去见他。”

嗯?她的院子?

初一愣了愣,抬头看向院门上的牌匾,却是写着乾兰苑三个字,这倒是了,如此闺趣甚浓的名字,怎么可能出现在正院,她略松了一口气,不过又转头疑惑的看向姚黄:“这是五哥给我准备的院子?”

“自然是呢,刚一得到姑小姐的消息,阿郎就立即派人去探查您的下落,院子也在那时就备下了,说起来已经有多半个月了。”

“多半个月?”初一眉头微皱了下,“五哥是最近才知道我在长安附近居住的?”

“是啊,半个多月前家里的小厮在外面遇到了二伯以前在缁城宅子里的下人,是那下人说的。说是二伯尚有一遗腹女,宅子被烧了以后,便来长安了,还说过年的时候看到伯夫人的Nai娘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只怕就是小姐。阿郎听了便立即派人去寻,索Xing功夫不负有心人,真让寻到了。前天刚一得到消息就要把您接回来呢,要不是六郎临时有了公务,只怕还要再早几天,姑小姐也不必受这一番苦了。”

看了看初一手上缠着的绷带,姚黄微叹了口气。

这个二伯,指的是她父亲吧。

初一想了想,却笑道:“六哥来得正好,要不是六哥,只怕我同阿嬷都没命了呢。”

姚黄愣了愣,也笑道:“倒也是,说明姑小姐吉人天相,我们快进去吧,虽然是三月了,可您身上有伤,吹了风总是不好。”

初一点点头,在姚黄的搀扶下慢慢走进院子,跨过雕花房门,走进她的房间,扑面便是一股香暖的气息,让人心中舒坦无比,不过来不及详细看外罩房的摆设,姚黄就带着她进入了她的卧房。卧室里有一张很大的拔步床,外面罩着层层纱罗,而在房间一角的案上则置着一张古琴,呃……应该是琴吧。凭初一现在的水平,根本是琴筝不分,而它后面的墙上则挂着一把肚子超大超圆的乐器,初一看着像是琵琶,却不敢确定。因为她记得现代的琵琶好像肚子没这么大,脖子也没这么细。

再来就是靠着南墙窗子处的一张书案了,上面文房四宝齐备,看起来都很精致,虽然初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用得上它。

即便对那个五哥素未谋面,可单论房间的布置,便可看出经手之人的用心仔细,初一心中不由漾起一丝感动。

扶着初一来到床边,姚黄就伺候着她躺下了,衣服早在她受伤昏迷的时候就已经换过,身子也被擦洗过了,所以此时初一的任务就是睡觉,可是层层帐子放下后,她却怎么也睡不着,高床暖枕、轻纱罗幔、香暖怡人,处处都给她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要知道,昨天她同阿嬷还在受着里正的刁难,差点死在大火里呢!

对了,还有阿嬷。刚刚姚黄说,阿嬷受的伤比较重,已经留在外院妥善安置了,等伤好了便可以见到她。只是,阿嬷的伤什么时候才能好,她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她呢,她不在她身边她会不会担心?五哥六哥都是刚刚从天上掉下来的,此时只有阿嬷才是陪伴了她五年的亲人呢。嗯,等见了五哥,她一定要跟他说,求他让自己见见阿嬷,哪怕一眼也好,只要确定她没事。

想着想着,初一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初一被一阵谈话声惊醒了,仔细听听,声音却来自帐子外面,是一个颇为好听的女子声音。

“姑小姐可醒了?”

“回夫人,姑小姐怕是累了,现在还没醒,我正想去大厨房说一句,给小姐留饭呢。”这个是姚黄的声音。

初一急忙咳了一声,表示自己睡醒了,很快,姚黄便掀了帐子进来,笑道:“姑小姐醒的真是时候,夫人来看你了。”

说着,便帮初一穿衣服,衣服穿好后,姚黄又帮初一梳了两个小髽鬏,这才撩开帐子扶着她走了出去。出了卧房,便是外罩房,初一抬眼望去,便见一个年纪约二十五六的**正坐着喝***听到动静抬眼看了看她,却是一笑,露出了颊旁的一个梨涡:“妹妹可算醒了。”

初一有些局促,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只能略微屈了屈膝,算是行礼,眼神却直瞟旁边的姚黄,希望她给个提示,心中则有些后悔,刚才穿衣服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好好问问她,只知道是夫人,却不知是哪个夫人。

“不要瞟这个丫头了,她是故意给我找麻烦呢,我是你五嫂。”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宇文夫人颊上的梨涡更深了。

“见过五嫂。”重新行了一礼,初一再次站好。

“呵呵,睡得可好。”宇文夫人向初一招招手,示意她过来,眼睛却看到了她一双缠满绷带的手,眉头微微一蹙,待她走近后,又轻轻触了触初一脸颊上的伤口,叹道,“好好的小人儿,受这么大的罪,伤口可还疼?”

“阿嫂放心,已经不疼了,睡前姚黄姐姐给我敷了药了,凉凉的,很舒服,正要谢谢六哥呢。”

宇文夫人的温柔让初一松了口气,语气也轻快起来,NaiNai萌萌的声音让宇文夫人的心都酥了,一下子把初一抱在怀里,心疼的说道:“乖孩子,你在外面受苦了,如今回到家里,哥哥嫂嫂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再次听到“家”这个字,贺拔初一只觉得心里酸酸,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索Xing就扑到宇文夫人怀里把心里藏着的话哽咽的说了:“阿嬷受的伤比初儿重,初儿想见阿嬷,想知道她好不好,嫂嫂疼初儿,就让我见见阿嬷可好。”

“好孩子,不枉胡嬷嬷伺候你一场,今日太晚了,二门已经上了锁,再去外面不方便,等你明天见了你哥哥,就让你去看看她。”

虽然明天才能看到阿嬷,嫂子的温柔却也让初一放心不少,只是如果能让阿嬷也搬进来跟她一起住就更好了。

不过初一也知道自己不能得寸进尺,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可宇文夫人看到她欲言又止,却眨眨眼开口道:“现在胡嬷嬷住在外院,是为了利于大夫出入方便治疗,等她伤好了,便把她挪到你这个乾兰苑来可好?”

好,自然是好,怎么能不好!

初一眼睛一下子变亮了,对五嫂的善解人意感激无比,心里更对她察言观色、揣摩人心理的本事暗暗翘起了拇指,有这样聪慧的妻子真是他那个素未谋面的五哥的福气呢,有妻如此,却不知她这个五哥又是何许人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