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

更新时间:2021-04-06 04:20:19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 连载中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

来源:落初 作者:H海冬 分类:言情 主角:王婷田埂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是H海冬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王婷田埂,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为父母报仇,把自己也弄进了监狱,出来没过几年好日子,死了。重生回来的王婷,表示,仇要报,日子也要过好,报仇的手段千万,把自个弄进监狱的二B事绝不能干,人渣们,都给我等着。某兵:“媳妇,惩奸除恶的事我来,别弄脏了你的手。”求收藏,求推荐。已有完结文《军嫂的悠闲人生》《少将大人轻点撩》,欢迎入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理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现在遭受的罪,生的病都是梁红花害的,只要记住罪魁祸首是她就行。

还有那个梁前进,以后再敢捉弄她,欺负她,她绝不手软,揍得他爹妈都不认识他。

现在首要任务是养病,养好身体,千万不能落下病根了,身体好了,什么都有了。

想七想八的,朦朦胧胧又睡了,还听到外面屋里阿嗲跟阿哒说话,楼下的鹅一直叫唤。

钱小风择着野水芹菜,苍桑的脸上,满担忧地跟梁山说,“大山啊,乖囡囡不对劲,看着没有精气神,我喂她糖水只会张嘴喝,话也不说,眼里没有光亮,你说是不是丢魂了?”

村里娃娃,经常有被吓到丢了魂的,父母只要用块布装把新米,去被吓到的地喊魂,边喊边洒米回家,丢的魂就会跟着父母,闻着米香回家。

“别瞎说。”梁山板着脸,不乐意听她说那样的话,“囡囡哭了,不是丢魂,应该是吓到了。”

梁山也说不上来,村里娃娃丢魂样他见过,丢了魂的娃娃不会哭,跟他家囡囡情况不一样。

估计是吓坏了,被人推下水沟,差点淹死……

“你知道么子,算了,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不跟你说了。对了,乖囡囡的事问得怎么样了?谁跟她一起回来的?有没有人看到,谁推囡囡下沟?”

钱小风一开口就是一大堆问题,问得人头昏脑胀的。

梁山习惯了,脸上没什么表情,拧着小登子坐到她对面,帮着一起择菜。

“没去,你也说了,村里姑娘不喜欢囡囡,问也问不出东西来。我刚去大哥家了,让大哥给个交待,咱家囡囡差点没了,这是人命,这么大的事不给个说法?囡囡不能白遭罪。渊子每年送的年猪不能白吃,我已经跟大哥说了,这事不给个交待,我会写信告诉渊子,今天的一头年猪没有了。”

梁山记得他说完那个话后,梁海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他的手哆嗦,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还是他从小养大的,要不是看在爹娘的份上,他懒得搭理他。

梁山早就习惯了他大哥见到他生气,梁海自个气了半天,看他没事人一样,坐他家里喝茶,看着胃疼,让他滚回家去。

梁山立马回来了,通常他大哥生气了,表示这事他管了。

梁海能不管吗?王婷算是他半个外孙女,还有他弟的份上,再说还有一头年猪。

村里要是知道因为娃娃们打闹,平白损失了一条年猪,指不定多心痛,各家娃娃少不了一顿竹笋炒肉。

其实还是最后那个事,一头年猪啊!每家每户可以分十来斤,今天要是没有了……

所以这个事必须查。

钱小风笑了,“你总算办了个正事,就该这么做,真以为咱乖囡囡是他们想欺负就欺负的。要我说这事,应该给三妹渊子去信说一声,让他们给大哥回个信,渊子说话比你好使多了。”

“我再想想。”梁山老脸笑得开怀,那是他闺女有本事,才能找到渊子那样的好女婿。

钱小凤脸上也有了笑。

“今年端午节,不知道毛仔回不回来过,臭小子打去了三妹那边,在外边心玩野了,去过过年也没回来,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三妹渊子也有好些年没来了吧!两口子只知道赚钱,也不知道抽空回来看看乖囡囡。”

“这话不要当着囡囡面说,”梁山突然叹气,语气隐含怒气,“赚钱赚钱,钱能赚得完?娃娃送回来就没提过接回去,一送回来就是十年,囡囡心里能没气啊,娃娃能跟他俩亲才怪。要不是因为他俩,囡囡能被灌上千金家的大小姐,被村里娃娃排斥,能遭那番罪,以后别怨孩子怨他俩。”

“你看你,说得好好的生么子气。三妹他们也是没办法,那时候红卫兵到处抓人,他们俩到处跑命,带着乖囡囡一家三口不都得抓进去。乖囡囡送回来好,省得跟着他俩四处流浪受罪,大人整天吃不上一口,乖囡囡就能吃得上了?那日子是人过的?都过了这么久了,老黄历了,老翻出来说么子说。”

钱小风瞪了眼老头子,三妹不想回来,一部分就是老头子的原因,两口子难得回来一趟,死老头板着脸,谁乐意见啊!

钱小风没说出来,省得老头子又生气,年龄越大,气性也大。

梁山哼了声,转身往楼下走。

“去哪?马上吃饭了。”钱小风见他下楼探头喊住他。

梁山一顿,慢腾腾又走回来。钱小风见老头子还在生闷气,只觉得好笑。

“过来,有事跟你商量,这事我真拿不定主意。”钱小风神色突然严肃郑重,吓了梁山一跳,瞅了瞅老婆子的脸色,闷不吭声过来坐下。

“还记得我嫁过来带的那个瓶子吗?”

梁山一怔,都过了几十年了,哪还记得什么瓶子不瓶子的事。

钱小风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眼里深埋着怀念,“就是我带来的那瓶嫁妆,我们钱家的传家宝。那瓶传家宝是我们钱家代代相传的,传男不传女,钱家如今只剩我一个了。乖囡囡身体有点差,我做主给她用了吧!”

钱小风一说,梁山想起来怎么回事了,惊诧地脱口而出,“那东西不是只给钱家人用嘛?囡囡也能用?你不是说外人喝了会毒死?”

“乖囡囡不是我这脉的?身上不也流着我们钱家的血脉。行了,这事我说了算,你不用管了。”

钱小风气得够呛,死老头子会不会说话啊!她本来还拿不定主意,这会也想明白了,乖囡囡也是钱家的血脉,给乖囡囡用了也不算犯钱家的规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