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网游之梦想异世界

更新时间:2021-06-10 06:56:21

网游之梦想异世界 连载中

网游之梦想异世界

来源:落初 作者:牙医爱拔牙 分类:游戏 主角:萧雪婷仓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牙医爱拔牙的原创小说《网游之梦想异世界》,主角萧雪婷仓,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个妹子在游戏中的快乐生活。游戏的真谛是什么额?开心就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盯着魔法地图上的字看了半天,刃飞雪终于认清了事实,自己在错误的地点砍着错误的目标,而且还活生生砍了一个多小时。怪不得打半天不掉任务物品,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差点对自己的智商产生疑问。收拾起心情重新上路,绕着山脚下走了一段路,来到山丘的另外一边,一片翠绿在视野中浮现,这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地:“苦水绿洲”。

走进丛林,在湖岸边发现了另一群半人马,这次肯定不会再打错怪了,因为这群半人马各个背上都背着一捆锋利的标枪。终于遇到正主了,刃飞雪抖擞精神,拎着镰刀悄悄摸了上去。然而结果出乎她的意料,不管她在半人马的视野范围内摆什么姿势,它们都对此视而不见,完全没有一点警惕性。

刃飞雪心想:“这群半人马不会视力有问题吧,我这么大一个人在这蹦蹦跳跳半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冒着生命危险走近一点观察,发现这群半人马头上顶的都是黄色的名字,也就是中立阵营,并不会主动攻击玩家。

一个个看过去,刃飞雪感觉十分蹊跷,苦草镇任务明明是来派自己来找这群半人马麻烦的,怎么都是些中立目标。正摸不着头脑,一只半人马巡逻队正好从她身边经过,带队的那只半人马竟然还主动跟她打招呼:“人类,塔恩部族世代居住在此,请您保持安静,不要打扰湖中之神的长眠。”

“塔恩部族?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愣了一下的刃飞雪随即恍然大悟,打开声望面板才发现,除了苦草镇的声望是绿色的友善90,另外还有两只其他阵营的声望。一只是卡克部族,声望已经是敌对500离仇恨不远了,另一只就是塔恩部族,声望是中立125。

看来这两个半人马族群互为敌对阵营,击杀一方的单位另一方则会获得声望奖励。既然不用打怪了,不如尝试一下有没有其他方法来完成苦草镇的任务,刃飞雪收起手中的镰刀,向塔恩部族的居住地走去。

这个半人马部族人员众多,基本保持着游牧民族的生活风格,在湖岸旁的空地上建立了数十个圆顶的毡房。族人们穿梭期间,有的给篝火收集木材,有的在修理兵器,然而人数最多的一群却是在处理岸边堆积成一座小山的湖鱼。他们将鱼一一宰杀,再摊平晾干,处理得十分娴熟,有条不紊。

刃飞雪在最大的毡房外面看到了塔恩部族的酋长,一个长着银白色鬃毛的半人马酋长,上前开启对话“我是塔恩部族酋长诺玛特,人类,你为何闯入我们的领地?”

刃飞雪欠了欠身行了个礼说到:“酋长你好,我是一名冒险者,今天是为了和平而来。”

诺玛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问道:“和平?你说的是商队的事吗?”

刃飞雪点点头:“我受苦草镇委托而来,希望酋长您能够归还之前取走的货物,苦草镇将对此感激不尽。有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

“放屁!”一身怒吼从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高大的半人马战士冲到了刃飞雪面前,举起标枪指着她的脑袋说:“在塔恩部族,强者为尊,你们人类连与我们作战的勇气都没有,就只会落荒而逃,这样的懦夫没有资格跟塔恩部族的勇者们谈判。”

诺玛特大声呵斥道:“斯坎,给我退下。”看得出那个叫斯坎的半人马战士还是十分敬畏酋长的,虽然有点不忿,依然收起了手中的标枪,乖乖的站在他身后。

诺玛特回过头来对刃飞雪说:“人类,现在的形势你也看到了,双方实力平等的时候谈判才有意义。恕我直言,你们人类,呵呵,似乎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刃飞雪沉默了一会儿,伸手到行囊里掏出一把破损的巨斧。一直站在诺玛特身边的两名半人马守卫以为她恼羞成怒,要对酋长不利,瞬间抽出标枪护在酋长身前。刃飞雪当然不会做出这种找死的举动,她只是把巨斧扔到半人马酋长跟前,又掏出一把破损的长矛扔了过去。随着她一边掏一边扔,各式各样的破旧武器逐渐堆成了一座小山,而酋长诺玛特的眼神也渐渐发生了变化,从最初的不解慢慢变成了惊讶,最后竟然凝重了起来。

斯坎悄悄的凑过来对他说:“酋长,这是卡克……”

诺玛特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待刃飞雪把武器都扔完了,走上前去问道:“人类,你这是什么意思?”

刃飞雪看得见自己的行动奏效了,心中暗喜,说到:“听说甜水绿洲的卡克部族与贵部族势同水火,为了体现诚意,我只是顺手解决了一些卡克部族的小鱼小虾,替你们出出气罢了。”

诺玛特当然不会相信这是刃飞雪的一点顺水人情,卡克部族和塔恩部族的恩怨由来已久,双方有过几次大的冲突。不过由于势均力敌,双方都没有彻底击溃对方的实力,不得不各占一块绿洲相互对峙。

从刃飞雪扔出的武器数量计算,应该至少有六七十个卡克部族的半人马战士死在她的手里,看来这个人类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她这样的做法,说是体现诚意,可能有一部分,更大的可能是要敲山震虎,如果真的要与她为敌,怕是有些棘手。但是刚刚劫掠到的那批货物对塔恩部族作用巨大。就这么还回去,诺玛特又有些不甘心。

看着他有些动摇的表情,刃飞雪心情大好,这意味着自己这次的任务距成功只差一步之遥了,正准备趁热打铁,酋长身后的斯坎又冲了出来:“这是我们半人马之间的战斗,关系到我们族群的荣誉,轮不到你一个人类来插手。”

眼看着已经动摇的诺玛特被这一番话说得立场似乎又转回去了,刃飞雪心里恨恨的把斯坎骂的是体无完肤,赶紧的说到:“只要酋长您愿意归还货物,苦草镇愿意和贵部族建立长期稳定的双边贸易关系,而且今后如果出现一些武装冲突之类的,苦草镇也能助您一臂之力啊。”

斯坎那个坑货又跳了出来:“花言巧语,你们这样懦弱的种族不配成为塔恩部族的盟友,我们也不需要你们这些卑微的帮助。”

刃飞雪感觉自己都要气疯了,这个斯坎不会是有病吧,从头到尾都跟自己作对,要不是自己还在跟他们谈判,真想掏出镰刀把他给砍了。

酋长诺玛特虽然德高望重,毕竟已经年事已高,塔恩部族的真正战力还是斯坎这些少壮派,不能不考虑他们的想法。他叹了口气说到:“人类,在这里没有政治和权谋,实力代表着一切。除非你能拿出相应的实力,否则说再多也是白搭。”

弄了半天,到最后还是要打一场,当然,刃飞雪对此也丝毫不怵:“既然如此,那我就向塔恩部族的勇士们发起挑战,以此证明我们并不是懦弱的种族,并且拥有和你们结为盟友的实力!”环顾一下四周:“谁来应战!”

“哈哈哈!”斯坎大笑着走出人群对她说到:“罗里吧嗦的说了半天,早就应该如此,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我劝你还是尽早投降的好,免的到时候输的太难看,哈哈哈!”

决斗场地就选在篝火旁的空地上,双方准备完毕后,各自就位。斯坎是一名精英级半人马战士,伤害3-5,攻击5,防御3,攻击速度2.0,生命值50。

为了应对这次战斗,刃飞雪也是把刚刚升级给的两点属性点加在了耐力上,生命值高达120点,既然攻击伤害不足就打算用超高的血量拖垮对方。点击申请决斗,再按下同意按钮,这场决斗终于开始了。

斯坎大吼一声,举着标枪奋力冲了过来,刃飞雪毫不畏惧,横握镰刀迎头而上,待对方冲到面前伺机砍出。枪来刀往,第一次交锋过后,“-3”“-4”双方头上各冒出一个伤害数字,刃飞雪的伤害到底还是不如斯坎,不过自己的血量比对方高出一倍有余,单按表面上的伤害数字来计算的话,她似乎稳操胜券。

你来我往一通乱砍,双方的生命值也逐渐下降,刃飞雪一边卡着武器的攻击间隔,精准地挥舞着镰刀,一边盯着两人的血条反复计算。令她惊喜的是,其中一次攻击还触发了出血效果,进一步拉大了自己的血量优势。

结果也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当斯坎的生命值下降到10点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值还没掉下一半,优势巨大的她感觉胜负已分,暗自想到:“这家伙口气那么狂,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只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眼看胜利在望,就在这时情况突变,斯坎那家伙竟然跟之前遇到的那些半人马匪贼一样,掉过头去撒开四个蹄子,登登登的跑了。

看傻了眼的刃飞雪感觉相当无语,大哥,我们是在决斗好吗?你跑有什么用,你还能搬来救兵帮你?正在她腹诽对方智商有问题的时候,跑出十来米的斯坎猛一回头,将手中的标枪投掷而出,这一枪势若流星,直接把她扎了个对穿。

看着插在自己身上的标枪,刃飞雪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家伙成竹在胸,原来是个远程攻击职业,暗道不好,拎着镰刀赶紧追上去。依然是那句话,两条腿的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的,斯坎就这么在前面跑着,不远不近的吊着她,武器攻击间隔一到就投出一记标枪,不一会刃飞雪身上就戳了四五根。

更麻烦的是,投掷出来的标枪攻击属性转换为穿刺攻击,对刃飞雪的布甲防御造成150%伤害,基本每枪都能造成6点左右的伤害,刃飞雪的生命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奔着终点而去。咬着牙紧跟在斯坎的身后,刃飞雪还没有放弃,一来斯坎明明有极大的速度优势却一直没有跑远,可见标枪的投掷范围可能就只有20米,二来她看到斯坎背上的标枪已经所剩无几,她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

就这么一个跑着,一个追着,刃飞雪本来还心存侥幸,想着自己还有20%的闪避属性,寄希望于躲闪掉几只投掷而来的标枪,可惜斯坎是精英级战士武器125%满命中,并没有给她闪避的机会。

直到刃飞雪身上插满了9把标枪,生命值也下降到了只有4点,斯坎终于停了下来,抽出背后的最后一把标枪说到:“人类,你的坚韧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你的失败是注定的,胜利始终属于强者。”说完将手中的标枪掷出,完成他的制胜一击。看到他扔出标枪,刃飞雪出人意料的露出了一丝微笑,等了这么久要的就是这一刻的绝地反攻。

英勇飞跃,膝盖略弯,之后猛地跃起,下一个瞬间,标枪擦肩而过刃飞雪已身处半空之中,伴随着落地的巨大冲击,一脚踩在了斯坎的脸上。“-4”“-2”连续两个伤害蹦了出来,刃飞雪的技能加普攻一套连击把斯坎的生命值打得只剩下4点。

斯坎顿时慌了,失去了武器的他只得挥舞着拳头发起攻击,空手状态下,只有0-1的最低伤害,打在刃飞雪身上也只是强制性的掉1点生命值,最后这4点生命值成了他无法逾越的鸿沟。挥舞着镰刀,刃飞雪再次攻击,虽然这次还是只打出了-2的最低伤害,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硬扛着斯坎的拳头,挥出了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