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妖怪药铺》主角勾陈苏鱼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妖怪药铺》主角勾陈苏鱼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时间:2021-04-06 04:29:41编辑:厅局级 作者:梓桑 人气:

《妖怪药铺》为梓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求你们,救我!”银刃死死抓着陆子瞻衣袍不放,这是他最后的生机,若他放手,只能被张武抓住,想想自己爷爷,想想那些惨死的族人,说什

妖怪药铺

推荐指数:10分

《妖怪药铺》在线阅读

《妖怪药铺》 第三十一章 银刃 免费试读

“求你们,救我!”银刃死死抓着陆子瞻衣袍不放,这是他最后的生机,若他放手,只能被张武抓住,想想自己爷爷,想想那些惨死的族人,说什么也不能放手。

“别管他,快走,他的血液气味独特,带着他,我们想躲都躲不了!”烟罗再次催促,虽然有些无情,但她说的又何尝不是实话?

陆子瞻本就是阎罗,看惯生死,哪怕苏鱼于心不忍,但也不能因此而拖累一行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子瞻打断摆脱银刃。

“你们身上已经沾上了我的气味,等他们找过来,我必供出你们,你们照样逃不了!”银刃趴在地上,手仍死死拽着陆子瞻的衣服,脸上都是血污,本是狼狈的形象,却因他决绝的神态而淡化。

被耽误的这点时间里,天边慢慢出现了些小黑点,张武已经带人追过来了。

“快走!”

陆子瞻一把拉起银刃,苏鱼心中也松了口气,安心破起阵来。

所谓的破阵不是真的破坏此阵,而是寻找阵法运行的空隙,只是阵法运转都有规律,也意味着运行空隙的到来是需要时间等待的。

苏鱼几人大概是进来时太过顺利用光了所有好运,在这最等不起的时候与运行空隙擦肩而过。

“阿鱼好了吗?那些人追过来了!”

“不行,我们来的正不是时候,要等下一个空隙才行,而下一个空隙,得等它运行一周。”

“他在那边!那里还有人!”远处隐隐传来了呼喊声,他们已经发现几人了。

“不行,我们不能等了,反正也被发现了,那就不必再顾忌引起注意了,直接硬闯吧!”勾陈已经在打量阵法准备从哪下手了。

烟罗点点头,“我和苏鱼拖着他们,勾陈陆子瞻强行破阵。”

“你?”苏鱼知道烟罗的情况,虽不知她之前是如何摆脱监视的人,又在面具人手下坚持那么久的,但当她提出要来拖住张武等人时,苏鱼表示反对。

“你不必怀疑,我虽修为尽失,但并非所有手段都需灵力的维持。”从一开始,烟罗就是这样,冷静,接近无情的理智,随时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

见她如此,苏鱼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积聚好灵力,只待天边的小黑点落下就放出阵法。

陆子瞻勾陈在银刃的指点下已选好突破点,开始强行破阵。

阵法遭受攻击,发出巨大的嗡鸣声,震的人耳朵发麻。

追兵听到声音,知是众人打算强行破阵逃跑,愈加加快了速度,小黑点在二人视野中不住放大,慢慢现出轮廓。

“这是还有帮手?”领头的张武一身血迹,扛着柄大斧,上面还有未滴尽的血液。

“看到没,这就是你们少族长,只有你们这群蠢人才心甘情愿困于这一隅,你看人家,早就勾结好外人了呢!”张武对这群人之前不愿听从自己命令耿耿于怀。

银刃没说话,只是仗着对自家阵法的熟悉,指挥着陆子瞻勾陈二人加快速度破阵。

“上!”张武见没人应,得了个没趣,驱使着雷族族人攻过来。

苏鱼烟罗早已严阵以待,见他们一踏入范围,立刻发动阵法。

这阵法只是个幻阵,几乎不带攻击性,只是让踏入阵法的人迷失其中,是拖延时间的好办法。

另一边烟罗只是从袖中取出了什么东西扔进了阵中。

苏鱼一边吃力维持着阵法,一边又忍不住好奇,“烟罗你扔的是什么?”

“好东西。”烟罗不肯说是什么,苏鱼不好追问,但也感觉到了这东西定是个好东西,因为他的压力明显减轻了。

“轰!”一声巨物崩塌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勾陈的声音,苏鱼从没觉得他声音那么好听过。

“快走!”

失去苏鱼法力维持的阵法很快就会崩塌,为防止他们立马追过来,烟罗又往里面扔了些东西,走得远了,苏鱼还能听见里面的惨叫声。

一出了阵法,银刃就再没出过声,之前陆子瞻还是扶着他的,现在都改半拖了。

“雷族不是不能离开雷电之乡吗?”苏鱼猛然一惊想起这茬,既然他们不能离开,那他如此拼命的离开又是为何?

“我刚看了,他虽然没有反应,但也没马上要死的征兆。”陆子瞻拖着银刃一脸嫌弃,他的红衣上都沾上了尘土。

张武看着慢慢愈合的大阵,没有立马追出去,他还有东西没拿到手,待他拿到,立马就可离开这鬼地方,找个没人的地方修行几百年,待时机到来,他就可开始自己的杀戮盛宴!

慢慢收敛住嗜血的欲望,转身去了往生池。

看着眼前湛蓝的湖泊,还有里面悬浮的密密麻麻的心脏,他要的东西就在这里面,张武命人在湖边看着,自己跳入湖中。

一路下沉,对悬浮在眼前的心脏,他并未有过多停留。

最上面一层心脏呈红色,越往下,颜色越深,直到张武面前这层,紫黑色的心脏,只聊聊几颗浮在湖中。

“没了?”张武不死心的又在湖底转了圈,当他扬头往上看时,却发现好像少了几颗。

湖中心脏全都有序排列,按照主人生前修为高低,越往下,颜色越深的心脏,主人修为越高,横向各颗心脏排列规整,哪里缺了颗,一眼就能看出,之前张武急着下潜找那颗传说中的心脏,并未太过注意,现在仔细一看,立马就发现了端倪。

缺少的心脏都是族长那一家的!

“该死!真是该死!”到嘴的鸭子飞了,张武怎能不愤怒。

最深处那颗被银刃取走了,张武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取走那几颗紫黑色的,快速爬上了岸。

“全部下去,一人取一颗!”现在时机未到,没有上面的命令,哪怕他在愤怒,他也不敢违抗上面的命令擅自行动,只能在此积蓄力量,静待时机到来。

再说银刃,雷族靠雷电之力才得以生存,哪怕他带着那颗蕴含着精纯雷电之力的心脏,刚出阵法那一顺,远离本源的痛苦还是让他难以承受,本就受伤颇重,再来这一下,他便直接晕了过去。

见银刃并未有什么事,苏鱼几人便一路急行,因不知张武是否会追出来,便只给牡丹几人发了传讯就急匆匆离开了。

牡丹收到苏鱼传讯时,她正被一纨绔子弟纠缠。

牡丹是只花妖,容貌本就显眼,只是平常常与苏鱼几人一同出没,人多势众,倒也没不长眼的敢上来调戏,今日偏只平安阿青,几人修为低微,对方人多势众,那纨绔子弟一下就盯上了牡丹。

“美人,你看,你何不跟着本公子,本公子是这青柳城刘家的二公子,只要你跟着我,定有大把的修炼资源,到时修为保管你蹭蹭蹭的往上长,比起和这一拖油瓶一穷小子在一起岂不好太多?”纨绔子弟调戏人的说辞千年不变,面对调戏,牡丹也不发一言,只死死注意着周遭动静,不怕他们正面攻击,就怕他们背面突袭。

“你才拖油瓶,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阿青最是讨厌别人说他是拖油瓶,这让他想到自己不能与苏鱼并肩作战的事。

“哼!就你?本公子弄死你就像弄死只蚂蚁般轻松。”刘二公子摇着他那扇子,背地里却悄悄像他家丁打手势。

牡丹一直死盯着他们,刘二公子一有动静,牡丹立马进入警戒状态,平安也早已将符咒夹在手中,随时能扔出去,这里靠近河,阿青的水箭可无限凝聚。

就在牡丹准备出手时,通讯法器亮了起来,苏鱼传来消息,“情况有变,你们自行离开,待到云城汇合。”

“怎么了?”平安正紧张不已,这可是他第一次实战,却见牡丹放松了下来。

“阿鱼让我们自行离开,这几人不必再与他们纠缠,我数到三,我们一齐攻击左侧,冲开包围就跑,不要恋战。”

平安阿青点头表示明白,好在这群人修为均不高,三人又是来的出其不意,倒是让他们一下突破了出去。

刘二公子反应过来美人跑了的时候,牡丹三人在阿青风行术加持下已跑出了城。

“哈哈哈哈……”跑出城后,见没人追来,牡丹放声大笑,“平安,你是第一次经历这些吧,有没觉得很刺激?”

“当……当然!”平安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但他仍是很高兴,比他以前破了场大案还要高兴。

阿青搞不懂他们在笑什么,也不想懂,他只想快快到达云城,见到苏鱼。

可是笑着笑着,牡丹又笑不出来了,反而一副要哭的表情,吓了平安一跳,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

“怎么了?牡丹?是不是你气不过那混蛋欺负你?你别哭了,我们这就回去找他算账!”说着平安转身就往城门方向走,还真一副要为牡丹出气的模样。

“喂!”牡丹见这人还真要回城去,忙拉住他,他们好不容易跑出来,又怎能回去羊入虎口?

“我哪是哭那几个混蛋啊,只是让我想到上次死里逃生,我这是庆幸的哭!”牡丹为平安的一根筋气得直跺脚。

上次死里逃生?在前走着的阿青猛然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上次死里逃生不就是阿鱼他们被人设计去了冥界那次吗?他一直想知道那次发生了什么,但阿鱼不说,勾陈那混蛋只说这不是小孩子该知道的,难道,这次牡丹姐要说了吗?

“上次死里逃生?”平安对这些全然不知情,他对苏鱼他们的认知,仅从玉佩开始。

“是啊,上次真的特别危险,幸好最后大家都平安回来了。”牡丹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她不知道那件事为何不可以再提起,连阿青都不告诉,但阿鱼说了不能说,那就不说,既然已经说到了这话题上,牡丹只好将其敷衍过去。

平安听出了其中敷衍意图,知牡丹不愿言说,他便不追问了,可阿青不同,关于阿鱼的事,他都要知道,这事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阿青缠着牡丹,闹得牡丹无法,只好祭出大招:“阿青,你到底听不听阿鱼的话?!”

“我……我……听!”阿青在牡丹的注视下,低下头,屈服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阿青一句话都不再说了,只一味埋头赶路,看得牡丹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这边笼罩在沉重的氛围中赶路,那边,苏鱼几人估摸着张武哪怕追来也找不到他们了,才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银刃还有伤,需要休息。

几人包下处安静的院子,苏鱼帮银刃清理伤口,发现银刃已经醒了。

“你别动,我帮你处理下伤口。”

“处理伤口?”银刃对此表示很不理解,他们雷族从来没有处理伤口这一说法,他们若是受伤,从来都是自己熬过来的。

见银刃一脸不解的望着自己,苏鱼给了他颗灵药:“先把药吃了,再处理下伤口,这样会好的快些。”

银刃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人拿出颗据说是药的东西,看着他递到自己面前,他接过来闻了闻,是股自己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

“这就是药?”银刃把药举到眼前,细细观看。

见他这副模样,苏鱼也大概明白了,雷族除了银色,便只剩下那汪湛蓝的湖了,灵药这种东西更是不在他们认知范围内,便对他道:“吃了吧,对你伤有好处的。”

哪知银刃一把捏碎了灵药:“张武也说让大家吃下这药,我的族人就是吃了药,才不得不受人驱使!”

“我不需驱使你什么,你不必如此。”苏鱼见他这样,也冷下了脸色。

“对不起,我并非怪你,我只是,情绪有些失控。”银刃知道自己这是迁怒于人,双手紧捏,强压下心中怒意。

“嗯。”苏鱼没再多说,只再给了他一颗灵药,便为他清理伤口。

银刃接过灵药,不再犹豫,一口吞下,任由苏鱼为他清理伤口。

苏鱼清理伤口时,发现他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只能说不愧是雷族的体质。

“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服了药,好好调息一下,很快便会痊愈了。”叮嘱一番后,苏鱼便离开了。

苏鱼走后,房中,银刃悄悄吐出了之前吞下的药,有了族人的教训,他又怎会再轻信于人。

摸摸爷爷死后化成的心脏,想想爷爷是怎么死的,想想自己的族人是死于何人之手,张武!定有一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银刃摸摸自己心脏的位置,那里,跳动的,早已不是他原本的那颗心了。

当时双方战在一起时,他并没有和族人坚持到最后,他先逃了,去了往生池,取了这颗心,或许半途逃跑是懦夫的行为,但是与其全军覆没让张武得逞,不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总有天会杀了张武!

现在,他需要的,是时间。

雷族的自愈力无非是极其强悍的,如此重的伤,只修养了几日,便痊愈了。

“在下银刃,多谢几位救命之恩,现伤已痊愈,便不与各位同行了。”

“嗯,既如此,那我们便不再多留。”

待到银刃走后,勾陈便开始吐槽了,“你说怎会有这样的人?救,是他逼我们救的,现在,他摆脱追杀了,拍拍屁股就走人,而我们,大概已经被雷族那群人记下了吧!”

“忘恩负义是人的本性!”烟罗说了句就离开了。

陆子瞻对此没太大感觉,他在冥界时,这样的事,一天他不知要处理多少。

苏鱼只摇摇头,医者父母心,反正他的职责是尽到了,只要这人不恩将仇报,一切都与他无关。

接下来的行程顺利了很多,畅通无阻的到达云城,联系到牡丹三人,这里是最靠近修真界出口的地方。

“阿鱼…”阿青语气委屈极了,他想了一路,就是想不通为什么阿鱼不肯告诉自己他们之前的事情。

“怎么了?被欺负了?”平时阿青见到自己哪次不是兴高采烈的,这次反而委委屈屈的,路上难道发生了什么?

“阿鱼,你和我讲讲你们之前的事好不好,我好想知道。”阿青拉着苏鱼去了一边,软磨硬泡的让苏鱼给他讲。

最后苏鱼实在被闹得不行,才告诉他自己的顾忌。

听苏鱼一提,阿青这才想起,苏鱼从未告诉过众人他的本体是什么,也从未提起过,没想到竟是化不出本体吗?哪有妖化不出本体的呢?

“阿青,答应我,千万别让人知道你自己有三种属性,知道吗?”世间哪有三种属性的鱼,阿青的身份,恐怕也不是只鱼妖!

“我知道,我一直记得,你上次和我说过,我也从未在人前暴露过。”

“嗯。”苏鱼摸了摸阿青的头,笑了笑。

“阿鱼,我会努力修炼的,以后,不要什么都瞒着我,好不好?”阿青望着苏鱼,眼中满满的乞求。

“嗯,不瞒你,但你要快快修炼,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参与的越多,苏鱼便越担心,也不知以后会发生什么?

妖怪药铺

妖怪药铺

作者:梓桑 类型:玄幻 状态:完结

《妖怪药铺》剧情构思不错,人物介绍的很生动,就是写对话省略号少点流畅点就更好了,至少不要让书友脑补就完美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