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妖怪药铺(主角勾陈苏鱼)大结局完整版全文阅读

妖怪药铺(主角勾陈苏鱼)大结局完整版全文阅读

时间:2021-04-06 04:29:43编辑:酷妹 作者:梓桑 人气:

主角是勾陈苏鱼的小说《妖怪药铺》此文是梓桑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几人去了城边,那里,立着几面镜子般的东西,镜面很平静,只有有人进出时,才会泛起一阵涟漪。跳入镜子,待到再睁眼时,他们已在昆仑山巅

妖怪药铺

推荐指数:10分

《妖怪药铺》在线阅读

《妖怪药铺》 第三十二章 城中命案 免费试读

几人去了城边,那里,立着几面镜子般的东西,镜面很平静,只有有人进出时,才会泛起一阵涟漪。

跳入镜子,待到再睁眼时,他们已在昆仑山巅,呼呼刮过的风雪吹得人脸颊生疼。

勾陈抛出那艘船,一路悠闲的回了洛阳。

只是,眼前的场景着实让众人吃了一惊。

“我们的药铺怎么成了废墟了?”

修建药铺用的是最普通的木材,苏鱼几人一走,房屋年久失修,已经倒塌了一部分。

“我们走了很久吗?”苏鱼摸着立于废墟中的不离花,这树好像比走时大了几圈,花却仍如当初那般灿烂。

“找个人问问吧!”路边便有只小妖,牡丹随手拉住问了问,才知现早已不是武则天在位时代了,而是哀帝李柷在位,掐指一算,隔了大概两百多年了,还能找着药铺废墟,真是个奇迹。

药铺成了废墟了,落脚地没了,几人只好去了客栈。

见前面又跑过一只鼠妖后,苏鱼忍不住道:“现在的小妖怎会如此之多?”再观周围房舍,再也不复当日繁华。

“嘻嘻嘻,你是不知,一百年前,月圆之夜,这里可是降了场帝流浆呢!”破旧房檐上挂着一惨白的破纸灯笼,见有外地人路过,咂巴着大嘴随风摇摇晃晃的说道。

帝流浆这东西,六十年一遇,却非每个地方每隔六十年就落下,这得看缘分,也就是所谓的机缘,洛阳得了这帝流浆,各路精怪多了起来,也不足为奇,只是没想到去了趟修真界,入了趟雷电之乡,一回来竟过了几百年了!

现在雷心花找到了,烟罗需要一个能安心修炼的地方,苏鱼几人也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而且,不离花还在那。

苏鱼几人暂居客栈时,药铺就在紧锣密鼓的重建中,样式还是以前的样式,大家熟悉,在这些时日里,他们也切身体会了把洛阳的萧条。

现在,洛阳不再是都城了,名门望族能搬的也都随着都城迁移而迁移了,斑驳的城墙也没人维护,也不知是不是没钱,总之一切都透着股夕阳西下之感。

平安回了趟以前的住处,那里早已住了另一家人,他熟悉的一切,早已消逝在了历史长河中,两百多年,对凡人来说,已是几世变换了。

药铺在筹建中,修建药铺的,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周围的小妖,速度快,质量高,收费低,物美价廉,当初这主意还是牡丹出的,她说,以后这样的日子不知有多少,与其每走一次就得再建一次药铺,不如将药铺建得结实些,建一次管个几百上千年那种。

苏鱼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掏出家底,各种修真界中的木材被投入修建,这些木材不是普通人能摆弄的,也只有妖怪能行。

半个月后,药铺修好了,付了工钱——各种属性的灵石,几人拎包入住了。

“从现在开始,我要闭关,闭关后,我的安全,就全权交与你们了。”烟罗比这几人更知道时间的紧迫性,药铺刚一修好,她便迫不及待的闭关了。

“你就安心闭关吧,这段时间,我们不会离去。”

烟罗安心闭关去了,药铺继续营业,但这次的药铺,不再是为人开了。

这里人少妖多,当然是zuo妖的生意。

刚开张的药铺就受到了周围小妖们的欢迎,这里有可供他们修炼的灵药,有疗伤的灵药,各类灵药应有尽有,收的,也不再是银钱,而是灵物和消息。

有些小妖是这里的常客,比如这只鹞鹰,它飞得高,眼神又好,知道的非常多。

这日,它告诉苏鱼一个消息,近日城中出现了杀人的头颅。

“杀人的头颅?”苏鱼给了它一颗灵药,一般小妖都很诚实,是不敢也不会说谎的。

“杀人的头颅?阿鱼,我刚在外面买东西时听说了些事。”牡丹从外面回来,刚好听到苏鱼与鹞鹰的对话。

“你听说了什么?”苏鱼问。

“是这样的…”接下来牡丹便将她在街上听到的事告诉了阿鱼。

牡丹想吃聚香斋的点心,这里的点心味道独特,她和阿青也做不出来。当她来到殿前,人们已排好长队,细看其中多为各府奴仆。人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找人聊天,这不,前面两位身着下人服饰的人就聊了起来。

“庆仁兄,你听说了吗?昨晚赵家突然死了两个人,听说死相凄惨极了。”那位身着黑色服饰的仆人神秘兮兮的讲着,脸上带着点惊惧,就怕死亡降临在自己身上。

“错了,不是两个,是三个,还有一个尸体不知所踪。听最早赶到的人说,他们到时见有一黑影正打算带走尸体,中途被人打断,所以只带走了一具尸体。”旁边一人插嘴道。

“唉,最近城中不太平啊。发生了这样的事,不仅惊动了衙门,还惊动了清风观,听那些大师说,这事是妖怪所为,在下奉劝大家一句,最近晚上最好不要单独出行了。”另一人也插嘴道。

牡丹听到这里,心中有些疑惑,妖修行,重因果,一般不会害人性命,如这般一下连害三条命的,一定有内情。

排队的人虽多,但队伍还是在有条不紊的前进,不久,牡丹也买好了糕点,回来刚好也正听到苏鱼的话。

“要去看看吗?”牡丹问道。

“等人回来再说。”现在勾陈出去玩了,陆子瞻也不知道去了哪,苏鱼不敢贸然离开这里。

只是他们不去招惹麻烦,麻烦但是找上了他们。

这一日,天还未明,药铺的大门便被人敲响。“砰砰砰”的敲门声在寂静的清晨传出去好远好远。

“妖孽!快些开门,如若不然,休怪我等将此地夷为平地!”中气十足的大吼成功将苏鱼从睡梦中吵醒,从床上爬起时,整个人萦绕在低气压中。牡丹倒是去开门了。

“妖孽?我们店中几人只是普通人,粗通医理,妖孽一称,实不敢当!”牡丹一向伶牙俐齿,脾气不好,一大早被人扰了清梦,若不是怕暴露身份,怎会如此忍气吞声!

“哼!还敢狡辩!我早已打听过,你几人才来这洛阳城中不久,可你几人刚来城中就出了这等事,一看你几人就最是可疑!”一尖嘴猴腮的老道士厉声质问。

另一个小道士也出声道:“师父说妖怪都喜欢变成很好看的样子出来害人,你们长得那么好看,一定就是妖怪。”说完还向后缩了缩身子,好似牡丹苏鱼要吃了他似的。

“……”说的好有道理,连阿青都呆了呆。

我们一来他们就死了,怪我咯!我们长得好看,这也有错?苏鱼默默吐槽。

“她身上有妖气。”一容貌俊秀的道士看向牡丹,又眉头一皱,向牡丹走去,轻轻在空中嗅了嗅,像在分辨什么,又出声道:“但这妖气不是她的。”

牡丹本以为身份暴露,准备动手的了,闻此,知身份未曾暴露,又默默撤了法术。但是,自己身上的妖气是哪来的呢?他们都有苏鱼给的灵药掩盖气息,一般人是发现不她的身份的,难道,那群人又找来了?不止牡丹吓了跳,苏鱼也吓了跳。

但转念一想,又不对,若是找来了,那为何不亲自上?唉,真是一团乱麻,想不清干脆不想了。

正当牡丹放弃继续思考时,忽听那俊秀道士道:“不管是你二人来这城中城时间上巧合的疑点,还是她身上沾染的妖气,你们都得随我走这一趟。”

那道士眼神严厉,一脸严肃,一看就不是个好糊弄,而且,若苏鱼几人今天不随他去,反倒会引人怀疑,不若随他走这一趟,还可以看看牡丹身上的妖气是怎么回事。

关了药铺,几人随那道士去了赵府。

药铺与赵府均在城东,相距不远,不一会儿,几人已到赵府。

出了这种事,府衙早已派人在此看守,不时还有清风观道士出没。随那俊秀道士一路,倒未遭任何阻拦,听那些道士谈话,那俊秀道士好像还是他们大师兄,此次主事的人便是他。

“赵老爷。”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向苏鱼几人走来,脸上似有倦色,身旁跟着一穿着素雅的女子,正是赵家小姐。

“林道长,这是?”赵老爷见姓林的道士带着苏鱼几人回来,不知他这是何意?

“他们也遇到了妖怪,且与害死您府中之人的相同,我也不知是否要害他们,以防万一,便先将他们带回来了,可能要先打扰一下赵老爷了。”说完便是拱手一礼。

赵老爷连忙表示无妨。于是苏鱼几人就这样被林道士安置在了赵府。至于药铺,有苏鱼的阵法和勾陈陆子瞻法术加持,离开一时半会儿倒也不会有事。

“阿鱼,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城中的妖怪是不是也太大胆了?”几人被安排在处清雅的竹园中,见周围无人,牡丹便忍不住与苏鱼探讨起来。

“是有些奇怪,但我更好奇的是那位赵小姐,刚她带我们过来时,我在她身上闻到了点奇怪的味道。”

“什么奇怪的味道?”

闻言,苏鱼眼神有点莫名,但还是说了。“不清楚,就是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

见牡丹几人都在沉思,苏鱼忍不住又道:“也可能只是我想多了,毕竟人类女孩子都爱用些胭脂水粉,有一两种味道奇怪也不足为奇。”

“嗯,希望是这样吧。”牡丹虽也是女孩子,但她不太爱用胭脂水粉,有些没闻过的味道也很正常。

“牡丹,你的身上怎么会染上妖气呢?”阿青有些疑惑。

牡丹闻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沾染的妖气一般会在三天内消散,这三天,我就今天出门去逛了下。”

“定是你逛街时碰上了那妖,那妖故意在你身上留下妖气,为的肯定也是转移注意力!”平安以前是个捕快,对妖怪作案,他虽没怎么接触过,但凭着一般的破案思维想下去,也还是这个理。

“等等,我逛街时,好像碰到过这位赵小姐!”

“那就值得怀疑了……”

“有人来了!”

“牡丹姑娘,几位在吗?”苏鱼几人人刚禁声不久,一年轻女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听声音,应该是赵小姐身边的丫鬟朝露。

“在的,不知特意劳烦朝露姑娘跑这一趟所为何事?”牡丹欲将那丫鬟引进门,一边道。

“公子,我们小姐想请几位一同在园中赏荷品茶,不知几位是否得空?”

“好啊,烦请朝露姑娘带路了。”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这边正怀疑她呢,机会就来了。

由丫鬟引路,左拐右拐的到了赵小姐所在的院中。此时正是夏季,院中小荷塘中荷花开的正好,赵小姐正在亭中煮茶。

“小姐,几位来了。”朝露出声道。

闻言,赵小姐起身招呼:“慧雅见过几位,不知几位如何称呼?”

“在下苏鱼,这是牡丹,阿青,平安。”

“几位请坐。”几人在亭中坐下,看似都在品茶赏荷,实则在细细分辨慧雅身上那股奇怪的味道了。

“几位觉得此茶如何?”

“香雨茶,口齿留香,确实不错。”苏鱼分神回道。

“嗯,下雨了,和着花香,我们在此喝香雨茶,倒是应景。”牡丹一心在分辨那股味道上,若不是听苏鱼出声,恐怕连喝的是啥都不知。

“下雨了,几位不妨在这院中待雨停再回竹园。”

“不必。”这点时间,已够苏鱼分辨出那股味道了,牡丹身上的妖气,就是出自赵家小姐这里,哪怕她用了气味浓重的脂粉遮掩。

回了竹园,几人也没将这一发现告知那道士,这实在不是一凡人应知道的东西。

林道士,全名林书,是个很占人便宜的名字,牡丹刚得知时也是吐槽了半天。自从他将几人人带回赵府后,便不见人影,也不知在忙些啥。本来牡丹还很好奇,撺掇着平安想去看看那几具尸体的,被苏鱼一句“人类女子哪是像你这般大胆的,若是去看,恐惹怀疑。”打消了。

又是过了几日,终是见到了林道士,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消息,月满西楼的花魁死了,死相凄惨,面目全非,与杀害赵府中人的妖是同一只。

得知这一消息时,几人是懵的。刚开始,以为赵府的人是被吸干精气而死,现在知道,竟只是杀害并毁容,未曾吸取精气,那杀人目的为何?

而且赵慧雅这边还没有消息,那边又出事,然而还未等几人纠结出什么结果,外面的事却变的更加可怕。

整个事件中,赵府只是个试探,而月满西楼花魁的死,就像按开了某个东西的开关似的,城中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到后来直接是整个消失,尸体也无。百姓越来越慌乱,道士们压力也越来越大。在这样的氛围中,盘踞在赵府中的道士不得不分派出人手日夜不停的巡逻,因此,府中防御也松了下来。

这晚,苏鱼二人正欲入睡时,突然接收到用来监视赵慧雅的灵虫传来的消息,赵慧雅有动静了。

赵慧雅院中,只其房中还亮着灯,而她房门前,正站着个年轻男子,看背影,应该长的不差。

只见他在赵慧雅房门上有规律的敲击着,不一会儿,赵慧雅便从房中笑意盈盈的出来了。

“鱼郎,你终于来了,我们好久不见了。”

“前几日被些事绊住了,这不一得空就来看你了吗?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说着将手中盒子打开递给赵慧雅。盒中是颗珍珠,很漂亮的粉红珍珠,特别大一颗,极为罕见。赵慧雅一见,自然也是欢喜极了,高兴收下,并从房中拿出酒与那鱼郎去了亭中。

一边赶来抓妖的几人一脸懵逼。这情况怎么看都是赵家小姐夜会情郎,只是这情郎怎么看都是只妖而已,而且这妖气特别熟悉,正是牡丹当初沾染上的。

“二位真有雅兴,如此月夜,赏月饮酒,佳人相伴,真是好不快哉啊!”牡丹的剑架在鱼郎的脖子上,笑得阴测测的,若不是这人,自己这几日哪用的着提心吊胆!

“牧…牡丹,苏鱼,你们怎会在此?啊!你们快放开鱼郎!”先是闺中小姐夜会情郎被人撞破,又是情郎被人架剑在脖子上,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早已慌乱不已,一个劲的大叫,好似怕不能将其他人引来似的。

“闭嘴!”牡丹唬着脸的样子还是挺有震慑力的,闻言果然闭嘴了。

“我想赵小姐也不希望自己夜会情郎的事传的人尽皆知吧!”平安被苏鱼支使着上前,他曾是捕快,审问人,还是他在行。“放心,我们只是想问这位公子几个问题而已,只要他乖乖配合,我们不会伤害他的。”

鱼郎,全名鱼言,是只鱼妖。是江中一修炼成精的鲤鱼。赵府离河不远,因此从河中引有活水于院中各处池塘,其中自然包括赵慧雅的院中。一次,鲤鱼精贪玩,从江中沿着水道,来到了赵慧雅院中,对此美人,一见难忘,便化为人形,与之相知。

“什么?你说,你是妖?”看来,这鲤鱼精还知道隐瞒自己身份,只是苦了那赵小姐了,突然得知自己一心相悦的情郎竟与害死府中之人的妖是同类,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也幸好有牡丹在一旁看着,不然这姑娘不知道会不会疯呢!

“……是。”鱼言现今除了承认自己身份,也没什么能说的了。当初选择隐瞒身份时便设想过身份暴露时的情景,也知慧雅可能会对自己又恨又怕,只是真到了这天,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时,才明白,原来,心是真的会痛的。

妖怪药铺

妖怪药铺

作者:梓桑 类型:玄幻 状态:完结

《妖怪药铺》很好的一部小说,对人物的性格,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描写的丝丝入扣,故事情节也挺吸引人,值得一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