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妖怪药铺大结局小说 勾陈苏鱼完结版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妖怪药铺大结局小说 勾陈苏鱼完结版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时间:2021-04-06 04:29:44编辑:杜晓宇 作者:梓桑 人气:

主角叫勾陈苏鱼的小说是《妖怪药铺》,它的作者是梓桑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现今见着这鱼妖,也明白了牡丹身上妖气哪来的了。这鱼妖每晚与慧雅相会,因此身上沾染了妖气,而她身上了怪味,就是鱼妖怕身份暴露而送给

妖怪药铺

推荐指数:10分

《妖怪药铺》在线阅读

《妖怪药铺》 第三十三章 女妖 免费试读

现今见着这鱼妖,也明白了牡丹身上妖气哪来的了。这鱼妖每晚与慧雅相会,因此身上沾染了妖气,而她身上了怪味,就是鱼妖怕身份暴露而送给慧雅掩盖气息的,牡丹正是那晚与慧雅有些接触而沾染上的。

“鱼言,既然你每晚都会来找赵小姐,那赵府中人被害当晚,你也在府中?”苏鱼并不想管他二位人妖相恋的弯弯道道,只想快些知道那作案的妖的线索,以目前城中情况来看,恐怕是要屠城。

“是。那晚我二人也正在院中饮酒,突感知到府中竟有另一股妖气。当时,我也曾去察看,那妖修为不高,但速度奇快,我未曾追上。”

照鱼言这么说,那妖既然修为不高,又是怎么在城中如此多的道士眼皮底下杀人,甚至直接将人掳走的?

“那还有谁知道这事?”

“我不知道。”见牡丹将剑架在了慧雅脖子上,鱼言连忙吐出:“城东有颗老槐树。”

“还有吗?”

“没了。”

“你走吧。”牡丹将剑拿开,随着苏鱼一道离开了,至于他二人的恩怨,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几人得知了线索,连忙赶往城东。在城东河边果然有颗老槐树。

“老槐树,快快醒来!”牡丹见老槐树欲装作凡树,一脚踹在树上,抖落一地叶子。

“诶呦,醒了醒了,姑娘脚下留情。”慢慢树上显露出一张老脸来。

“我问你,你可见过最近城中作乱的妖?”苏鱼问道。

“见过见过,每晚都有几只的。身上血腥味老远都能闻到,有些扛着尸体,有些直接掳走活人。”

“那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出没?”

“再过一会儿他们就会出来了。”

“他们每晚都会从这里经过?”

“并不一定,有时会从这里,有时不会。对了,有一次,我还见过一很厉害的黑衣人,戴着银色面具。本来我旁边还有位同伴的,只是被他发现了,直接灰飞烟灭了。”

面具人!几人一听,立马倒吸口凉气,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既然再过不久,他们就会再次出来作乱,几人选了个隐蔽之处,静待面具人的到来,自上次一行人追去极北之地后,就再也不见面具人踪影,后又从烟罗处得知他们恐有阴谋,现在他们突然出现,苏鱼下意识的绷紧神经。

未等多久,便遇到了一人,正是林道士,他与黑衣面具人相遇了。

“叮~”苏鱼也用上了剑,双剑相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被格外放大。林道士虽然厉害,但与黑衣人相比,仍是处于下风,苏鱼几人以多打一,形势立马改变。五对一,黑衣人跑不了了。

没什么悬念的捉住了黑衣人,正当几人欲将其带回审问时,异变陡生,一颗女人的头从其体内跑了出来。

“追!”苏鱼虽疑惑,但也比林道士先反应过来,提剑便追,只是那东西速度奇快,一通乱串下,竟然遇到了巡逻队。

“什么东西?!”

“慢着!”苏鱼话音未落,巡逻队中一人长剑已将那颗头颅切为两瓣,脑浆四溅。

“你们是何人?”巡逻队中有人厉声质问。

苏鱼几人未曾理会问话,盯着巡逻人出声道:“现在唯一的线索被你们毁了!”

“什么线索!现在妖物被我们斩杀,城中不又少了一害人之物!”

“他们说的不错,现在唯一的线索被切断了。”落后二人一步的林道士终于到了,并出声道。

几人分别将自己所知说出,得出结论后又分别在城中巡逻起来。

林道士已经苏鱼几人身份不一般,但也未曾怀疑他们,只当几人是隐市修行的高人。

回去后,林道士将几人叫来,拿出一撮毛来,毛是从夜间作乱的妖身上所得。毛色发黄,粗糙,带着股怪味。

“听闻古时有奇术,能由一丝毛发甚至衣服追寻踪迹,只是在下惭愧,并未习得此术。但门中长者见多识广,想必会有办法,所以在下欲向师门求援!”

“那需多久?”牡丹道。

“最快三日。”林道士回。

“不用了。”我想大概是不必了,苏鱼收回盯着某处的视线,眉头一皱,轻声道。刚开始讨论时,他便察觉到异动,抬头一看,西方血气升腾,显然不是个好预兆。

“看西方。”一群人望向西方,浓郁的血气连夜色也难以掩盖。

一片乌云不知从何处飘来,盖住了夜中唯一的光源。

“几位可否一同前去察看?”林道士这人,俊秀的面容也拯救不了他那一张死人脸,严肃起来时跟要吃人似的,牡丹暗暗吐槽。

就算林道士贪生怕死不去察看,苏鱼几人也会前去的,何况是他相邀。事情紧急,几人也未磨蹭,打发了其他小道士看守城中便出发了。

几人速度极快,但赶到血气蒸腾之地易是花了不少功夫。

只是赶到时,几人均被眼前所见震惊到了。草木枯死,白骨遍地,偶有缝隙,见到的也是红黑色泽的,是何故,不言而喻。

目之所及,除了白骨,还是白骨,想来要造成这般效果,仅是浮玉城中失踪的人肯定是不够的。但奇怪的是,并未听闻周围城市传来类似消息,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几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的往里行去。枯死的林中一片死寂,哦,呜呜哭泣的山风不算,只是它会带来一阵浓似一阵的血腥味。

越往里走,慢慢开始出现残肢断臂,再往前,就是一堆一堆的死尸了,相比外围的白骨更完整和新鲜。

“你们看,那下面好像是条沟渠。”牡丹心细,竟看到了层层尸体掩盖下的沟渠。

林道士上前察看后,轻声说道:“这应该是用来放血的。”他抬头向前望去,“继续走,大家小心!”

继续往前,均是完整的尸体。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其中不乏几月大的婴孩。

“嘘!”苏鱼见几人停下,不解的看向她,“有声音!”

“呜呜呜呜……”“救…命!”“啊!”阿青也听到了前方隐隐传来的声音,看来前方还有活人。

“什么声音?”林道士刚凝神细听,可什么也未曾听到。

“是呼救声,前方还有活人!”

“那我们得赶快了!”

几人加快速度,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终是抵达。

入目的,是一个大坑,有血气正从坑中蒸腾而起。坑的四周,立满石柱,柱上绑满奄奄一息的人,周围还有些昏迷的活人,向货物似的,三五成堆。

见此情此景,几人自知,仅凭他们自己,是无法安全将还存活的人全数救回的。所以,接下来,只要探明,幕后主使是谁,修为如何,有多少帮手便可。倒是林道士犹豫了一下。

“不够,还是不够!你们再去给我抓人!”正当几人在外犹豫时,一声女人的怒吼从坑底传来。

紧接着一沙哑男声传来,“主子,我们已经屠了两座城了,若要再找人,只得从洛阳入手。只是最近清风观的道士看的紧,我们已经丧失了好些人手,再想从洛阳城中抓人,恐怕不易。”几人听到此处,顿觉毛骨悚然,已屠两城,怪不得这里尸山血海!

“不易?清风观的道士又如何,谁敢拦我,直接杀了就是!”

“可……”不待此人说完,直接被打断。

“滚!”

“是。”

对话到此为止,才过一瞬,一个黑影便从坑中跃起,几人不敢乱动,小心掩藏好身形。

那黑影在坑边停了停,不知是否发现了什么,几人吓的赶紧掩藏气息。他四处打量打量,好像又什么都没发现,又一个跃起,消失在夜里。

几人见了那黑影,知其厉害,其口中主人必更胜一筹,遂不敢再前行一步,只远远观之,便回城商量对策。

一路疾驰,还未回城,便听闻一阵喊杀之声。近得城来,方知,原是那黑影召集了帮手,正围攻洛阳,与清风观的人打得如火如荼。

见此,几人亦不再犹豫,从后方向其攻去,与城中之人形成前后夹击之效,快速退敌。

待到敌方撤去,才发现,城中竟多出了几位生面孔。

林道士迎上前去,口称师父师叔,看来是清风观的援军到了。只是不是说要三天才能到吗?

大家进到一安静院中,几人寒暄一番后进入正题。

“你们走后,为师占卜得知,你等此行将有大难,于是便拉着你师叔来了。幸好来的及时!”话语中透出股侥幸之意,若是来晚一步,恐怕城中百姓将被屠戮殆尽。这也意味着,他们恐怕也还不知晓已有两城被屠尽了。

当林道士将此行探查所得一一报予二人时,脸上是苏鱼意料之中的震惊。

“方才我与那黑衣人交过手,我也只能险险胜其一筹,以他对其口中主人的态度,想必那女妖更加厉害,我们对上,可能没有什么胜算!”林道士师叔道。

“可是那里还有活着的人,我们必须快速前去营救,否则他们将会被放干鲜血而死!”林道士想到那些被绑在石柱上割破手腕等待死亡的人,言辞有些激动。

“我已向我同伴报信,相信不久便能赶来。”苏鱼说的同伴自然是勾陈与陆子瞻了,这里也出现了面具人的踪迹,只是好像又有些疑点,苏鱼不太确定,所以,一开始,他便向二人传讯,现在大概也快回来了。

血!尸体!此处除了血,就只有尸体。有妖的,也有人的。勾陈陆子瞻往山中行去,一路见到的便是如此,由此可见战事有多激烈,由此,他们更担心苏鱼几人了,若真碰上面具人,他们几人恐怕凶多吉少!

勾陈御船速度很快,不过是像阵风刮过,船已停在血坑不远处了。林道士众人已与女妖遇上了,他的师父伏虚与其师叔二人正形容狼狈的拖着女妖,林道士与苏鱼二人稍好些,但也不过打个平手,其余众人只能疲于奔命。勾陈陆子瞻见情势不妙,也很快加入战斗。

有了勾陈陆子瞻的加入,形势立马改变。

女妖之前被如此多人围攻,竟也能打个平手,足以看出女妖修为之高深,只是可惜走上邪道,否则得道成仙也是有可能的。

随着勾陈陆子瞻的加入,女妖终是不敌,从空中掉落坑中。

几人也从空中落下,立于坑边,牡丹见无危险,也想凑近去看看,被平安在后面拉了拉,但还是抵不过内心翻涌的好奇心,又悄悄摸了上去。

平安见拉不住牡丹,又不放心她,只好随她前去。

到了坑边,终于看清了坑中情形。四周是已经干涸的血槽样的沟壑,中间是个大血池,里面好像躺着个人,是位年轻俊美的男子。女妖红衣似火,发丝凌乱的倚在池边,目光痴迷的看着池中人,应该说尸体更准确些。看这架势,女妖应该是想用什么邪术复活自己心爱之人。

女妖倚在池边,不时吐口血,看得出伤的颇重。

见女妖好似没什么威胁了,一会儿坑边便围了一圈人,所以说,看热闹是本性呢!

女妖大概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也没什么动作,或许说想动作却无法。她抬起头,环视一周,目光最后落在了牡丹身上。她目光凄凉,语气森幽,她说:“你爱过一个人吗?”

牡丹愣了一下,回道:“没有。”

“那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如何?”

这都要死了还有兴致讲故事?苏鱼表示自己有些搞不懂。

见牡丹犹豫,女妖笑了笑,只是这笑有些刺眼,她说:“反正我都要死了,不过是想在死前说几句话而已,怎么,各位连听个故事的胆子都没有了?”好似为了证明她话的真实性,说完又呕了口血。

“那你就讲吧。”苏鱼道。

这个故事,很简单。

故事发生在一千一百二十三年前,那时的女妖还是个十几岁小姑娘。

女妖名叫柳絮,只是一平常富户人家的小姐,与青梅竹马冯宇两情相悦,两方父母也是乐得如此,只待柳絮及笄便让两人完婚。

若仅是如此,那世间只是再添佳话而已,事情怪就怪在一姓万的花花公子。

一日,柳絮与冯宇约好去城外庙中敬香,只是冯宇不知为何迟迟不来,柳絮等了很久,有些不放心,于是差丫鬟前去冯家询问,只是一问就问出了事。

“青杏,你怎么来啦?”柳冯两家本就走的近,因此下人之间也很熟悉。前来招呼青杏的凑巧也是冯宇身边的小厮冯常。

“你们冯公子在吗?”

“在的,只是还未起,我去看看。”冯常边走还边嘀咕,公子一向勤勉,何时会赖床了?

“好,快去吧。”

一会儿,冯常回来了,告诉青杏,“青杏啊,我家公子今天可能…有些不方便。”

青杏察觉到冯常话中不对劲,厉声质问如何不方便了?!

最后冯常最后仍是支支吾吾的不敢说,青杏也不好乱闯,只好快快回去禀告小姐,只是刚转身就见柳絮来了。

最后得知,昨晚冯宇房中竟有两女子,今日睡到日高起也是正常。

柳絮不敢置信,冯家也觉对不起柳絮,最后依柳父柳母之言,解除了婚约。而这中间,冯宇一直想解释,但柳絮正在气头上,也未曾多想,反正冯府之人一律不见。

不久后,一万姓公子上门提亲,也不知是与柳父柳母如何说的,竟也不管柳絮意愿,径直订了亲。柳絮得知后,自然和父母求过,但不管如何二人就是不松口。这时,柳絮想起了冯宇,现在,她气也消的差不多了,一想,才觉事情不对,她与冯宇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何为人,自己最清楚,他那样的人,怎会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来,这其中一定有蹊跷,她想去找冯宇。

千辛万苦,她躲过了家中监视,见到了冯宇,不是在冯家,而是在一僻静街道上。

“子卿。”子卿是冯宇的字,二人不过半月未见,再见,恍如隔世。有泪,在眼中酝酿,这泪,是欢喜,是委屈。

空中飘着细细春雨,冯宇撑着油纸伞从远处走来,一如以前。只是,有些东西,在这半月里,已经变了。

雨越下越大,柳絮一直没有等到为她撑伞的人。

冯宇没有停下,也未与她说任何话,二人形同陌路。

“子卿!”柳絮倒在了雨中,看着那人,由远及近,再与她擦肩而过,最后,看着他消失在朦胧烟雨中。

这世间有千种不甘,万般不愿,可怎敌的过你一个视而不见!

柳絮醒来,是在自己房中。她晕倒在街上,最后被柳家人找到带了回去。

房门已经锁上了,窗也锁了,周围还加派了人手,柳絮早已心如死灰,就算没人看着,门窗没锁,她也不会逃了。

很快,柳絮与万公子,也就是万涛的婚礼如约举行。

经过繁琐的礼节后,柳絮坐在了新房中。她找了个理由,将陪同的人都支了出去,自己用喜庆的红菱吊死在了房中。

都说着红衣而死的人死后会化为厉鬼,但柳絮没有,她心中无怨无恨,化不成厉鬼,她只想走前再看一眼冯宇,不知他过的好吗?

她轻车熟路的飘到了他窗前,见他正在饮酒,是那种不要命的喝法,她想上前劝他,又怕他不愿见自己,只好在窗前徘徊。

酒后吐真言,冯宇这时已有些醉了,她听见他说:“絮絮,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用。”他哭着,“我没有对不起你,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我是被人陷害的!”

接下来他还说了什么,柳絮都不知道,只余一句在脑海徘徊,“若不将你嫁与万涛,冯柳两家几百口人只能给你陪葬!”

若不将柳絮嫁给万涛,他竟要将冯柳两家都毁掉!

柳絮心中悲愤,直欲饮其血,食其肉,后来,她也这样做了。

杀完万涛,柳絮早已化为了厉鬼,失去了理智,直到将听闻柳絮死讯赶来的冯宇杀死,她才恢复了神智。

“你知道吗?当时,他就这样安静的躺在我怀里,我俩满身都是血,咳咳…”咳着咳着她又呕出了口血,“就像…现在一样。”千年前冯宇死时她眼中未滑落的泪,如今如雨下。

“然后,我抱着他的尸体离开了,想尽办法保他尸身不腐。后机缘巧合得知用人鲜血为祭可使人死而复生,我便杀了这些人?”是面具人告诉她的?

“哈哈哈,我是不是很可悲,我亲手杀了我爱的人,又想将他复活,可他大概是不愿意见我的吧,所以我才没成功!”她边笑边哭,凄凄惨惨的。

“既然他也死了,为何你不去找他的魂魄呢?”阿青道。

“我…我…我当初只想着让他复活了。”盛气凌人的女妖,哦不,应该是女gui,现在竟有些支支吾吾的了。

“或许,你该去冥界找找他,说不定他在等你呢。”阿青满不在乎道。

“去冥界找他?”

“是啊,我还可以去冥界找他啊!”话音一落,原地再也没有女gui的影子了,池中没了女gui法力维持,尸体也随之化为了飞灰。

周围勾陈陆子瞻已经搜过了,早已不见那日从坑底跃起的黑衣人的踪迹,听与他交过手的林道士师叔描述,这人也带着面具,想来这人才是真正的面具人,至于林道士师叔说的略胜一筹,大概是那面具人未尽全力。苏鱼本想留下再查查,忽想到药铺,又急匆匆的回了城中。

妖怪药铺

妖怪药铺

作者:梓桑 类型:玄幻 状态:完结

《妖怪药铺》非常喜欢的书,幽默、搞笑、热血,看得让人热血沸腾,不自觉的容了进去,看风大的书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加油风大,我会永远支持你!!!

小说详情